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恶魔的道具 】(9-11)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9

  再加上这几天都是假日,所以我一直待在用「上帝的骰子」修好的房间里练

习魔法诫诱誧诬,砀碧碫磁不过就算不是假日我也会这样做就是了,毕竟魔法这

玩意出乎意料地有意思啊。

  同一种魔法其实是有很多种不同的咒语的樄榐槁榓,驳駇駃骱像是以我第一

个学的魔法来说,在对猎手时使用的是其中最短的咒语觩誋誫誖,铏鉼铪铒咒语

前半段是将魔力凝聚成甜甜圈形并複制,后半段则是赋予这东西意义鉽铐银銡,

誙诳誓诫让其能制造出魔力箭。

  但也有直接创造出魔力箭的咒语,只是极爲冗长,因爲咒语的长度会随形状

的複杂度而快速增加,像是圆形就只需一个音,甜甜圈形大概十个音,而弓箭形

则是需要八十个音以上,所以说一般都会用带有意义的简单图形来制成複杂图形。

  至于爲何需要用到多种不同形状,则是因爲每种图形适合赋予的意义都不同,

而且一个魔法中,会尽量避免给予同个形状不同的意义,怕会使施术者混乱。

  对学魔法的人来说,首先要感知到这些魔力团块的位置,接着才是正确地运

使魔力利用这些物体,可是听小恶魔说,绝大多数的中级恶魔,甚至是高级恶魔

都无法精确感知魔力的形状,精确度大概就和隔着毛玻璃看东西差不多,跟我差

得远了。

  后面这运使魔力则是一般用来判断魔法难易的依据,也是我觉得最有趣的地

方,除了靠别人教导外,其实也能藉由形状及最后效果自己去猜,这很难用言语

来说明,反正有点国中智力测验的感觉就是了,不过小恶魔却觉得很不可思议,

大概是魔界不流行图像测验吧。

  总之,魔法并没有我原先所想像的那麽困难,再者,我因爲之前「不公正的

法官」的效果而不需要睡眠,时间十分充裕,才不过两天多的时间,小恶魔就没

东西可以教我了,我也就要她回魔界找更高深的魔法书籍来给我看。

  说了这麽多魔法的事,不过这几天我最认真的并不是学习魔法,而是好好地

调教、玩弄猎手,毕竟有趣的事情比不上很爽的事情啊。

  像是现在,我一面在网路上翻看着情色小说寻找淩辱猎手的灵感,一面驰骋

在猎手体内。

  猎手的肉棒四肢被丢在一旁,整个人就像是抱枕一样被放在我怀中,一下一

下地承受着我的突刺,不断发出勾人的娇吟。

  经过几天的调教,猎手本来的傲气已经被磨得差不多了,身体也完全沈浸在

性欲之中,最多只能在言语上顶撞几句,但还会是乖乖按照我的命令行事。

  「哈……哈……又、又要到了……喔……喔……不行了……呀啊啊啊!」

  突然,猎手的小穴一紧,一股热流往我的肉棒浇去,在强烈的刺激下,我也

放松了对肉棒的控制,以滚滚白浆回敬她。

  完事后,我将猎手直接丢到床上,看了看窗外,天色微亮,大概七点左右吧,

反正閑来无事,去学校晃晃也好。

  才到学校,我的目光就被走廊上群聚的学生所吸引。

  走近一看……糟了,我竟然忘了黄梓芸的事。

  只见她衣着淩乱,制服的领口大开,胸罩也被推至一旁,浑圆饱满的胸部几

乎毫无遮掩地暴露在围观的人面前,下半身更惨,裙子不知道跑哪去,只剩下一

条挂在大腿间的内裤,露出湿润的淫穴。

  不过黄梓芸毫不关心自己现在这副淫蕩的模样,虽然脸色有些憔悴,但仍饥

渴地吸吮着被她压倒在地的男同学的肉棒,其他的男学生大多用既羡慕又害怕的

表情看着这场景。

  问了身边的同学,黄梓芸果然是在美术教室被发现的,被发现时,正狂乱地

吸舔着美术教室中的水龙头,一看到有人进来,就立刻扑了上去,掏出对方的肉

棒就是一阵狂吸,吞下精液后,又再找下一名男生。

  这时,那名男同学高叫一声,射精了,黄梓芸咕噜咕噜地将精液吞了下去后,

抬起头,以呆滞的目光扫视四周,一与我四目相对,她的双眼马上放出光芒,朝

我沖了过来。

  在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下,我随即利用「变形的蠕虫」让手指産生精液,直接

塞进黄梓芸的嘴里。或许是因爲疯狂了好几天终于吃到了朝思暮想的精液,黄梓

芸一脸满足地趴在我身上,似乎累垮了,剩下衆人满满的好奇目光。

  我只好再用「上帝的骰子」消除这些人刚才的记忆,并让其他人接下来一段

时间中都不会注意到我和黄梓芸。

  其实直接让黄梓芸回複原状也可以,只是我突然想到了另一件事。

  带着黄梓芸来到美术教室,我先关上了吵死人的水龙头,便在地上画出召唤

小恶魔的魔法阵。

  念完小恶魔长得要命又叽哩咕噜的真名,魔法阵在一阵旋转后,变成了一个

漆黑的小洞,小恶魔的头和手臂很快地露了出来,翅膀就不太顺利了,花了一番

工夫才通过这个小洞。

  不过这可不能怪我,是小恶魔自己说魔法阵要小一点的,以避免天界的人发

现。

  「这家伙的灵魂可以卖吗?」我问。

  「可以。」

  「那这次就让我来试试好了。」说完,我就让指尖渗出鲜血,并藉着血液在

黄梓芸的手中画下魔法阵。

  「如何?」我将黄梓芸的手举到小恶魔面前问。

  「没什麽问题,那我先回去了。」

  我点点头,小恶魔就从小洞回去了,而我则是用「上帝的骰子」将黄梓芸身

上「偏食的饕客」的效果去掉,然后便丢下她回教室去了。

  中午,我不管学校「必须在校内吃午餐」的规定,跑到附近的商店街去吃午

餐。

  本来坐在店里吃得正开心,没想到一则插播新闻让我差点把牛肉麵喷了出来。

  「靠!这是怎麽回事?」我看着电视中诡异的景象问。

  「现在我们能够看到超人正与歹徒对峙着,虽然超人似乎因不明原因而无法

使用超能力,但歹徒在超人的威势下,依旧不敢轻举妄动,拿着刀慢慢移动。」

  记者用正经到不行的语气说着很难让人正经起来的报导。

  画面中,一名头戴安全帽的黑衣男子在大街上与一名挂着牌子的小孩相望,

旁边还围了一大群观衆,虽然字因爲距离而有些模糊,但牌子上应该是写着「超

人」没错。

  我想多半是因爲「勤劳的员工」被小孩拿来玩角色扮演游戏才会这样,之前

忘记把遗失的道具收回来真是失策。

  拿出「上帝的骰子」,我许下收回全部遗失道具的愿望,结果一面实现都没

有,只好改成收回在这个镇上所有恶魔道具,才终于成功。

  确认萤幕中只剩下一脸茫然的衆人后,我检视起回收的道具,发现少了另一

个加强版的「上帝的骰子」,但却多了个可以夹在领口的小型麦克风,真不知道

从哪跑出来的。

  算了,反正算多赚到的,只是还要再查查用法而已。

  特地去了网咖一趟,查到了这个莫名其妙拿到的新道具,这玩意的名字是

「扭曲的世界」,可以在使用者周围一定距离内形成结界,结界内的常识随使用

者所说的修正,不过不能造成实际的物理效应,只能改变内心的想法。

  其实还蛮有趣的,等等回学校试试。

  正当我要走进校门时,身体突然一阵恶寒,连忙往四周看去,却没看到什麽

异常的事物……碰!

  眼前的地板粉碎,一把巨大的斧头插在上面,就算我的目光已经即时扫到上

方的黑影,仍旧没有完全避开,左手摇摇欲坠,正用「变形的蠕虫」全力修複当

中。

  「不错嘛,不愧是击败佳颖小妹的人。」一名从快三层楼高的校门顶跳下来

的女性说。

  「谁?」我问。

  眼前这名年约二十五、六岁的女子拨了拨烫成大波浪的头发说:「算是少数

有来往的同事吧,不过我说」猎手「的话,你应该更容易懂吧。」

  「你也是猎手?」我问,同时数条咒文在我脑中浮现。

  「是啊,顺道一提,我叫郁婷,请不要用」猎手「这种没格调的词来称呼我。」

  她一脸认真地说。

  「你是来抓我的吗?」这家伙话好多……「本来是在追查另外一人,但他身

上的魔力气息突然消失,就顺便过来看看情况,不过既然碰上了,那就……喂喂,

男孩子这麽急会被讨厌的喔。」

  她话还没说完,我就射出五枝黑箭,没想到却被巨大的斧面挡住。

  我向后弹去,一口气拉开了双方的距离,并念起咒语。

  哼哼,五枝不行,那二十枝又如何?

  魔力箭兵分三路,像是三条黑蛇一般袭向女子,只见女子抡起巨斧,强劲的

斧风颳开了大部分的黑箭,虽然有几枝成功穿越防卫,可是形成的束缚也马上被

女子以蛮力破坏。

  「实力不错,可惜你是魔法师吧?特殊类的魔法对我没效,实战类的也只有

一半不到的效果。」女子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说。

  趁女子掉以轻心的机会,我用「变形的蠕虫」及魔力加强了脚力,如同火箭

般直沖她怀中,同时也凝聚出一把魔力形成的长剑。

  利用对方的大意及重武器速度的弱势,我顺利切入女子的身旁,横剑一挥,

逼得女子向后退开,但她也立刻重整架式,让我无法继续追击。

  这次突击下,我成功将战场带进校内,希望能用人群来限制对方的行动,虽

然从上次的经验来看用处似乎不大。

  其实在吸收了上个猎手,也就是她说的佳颖的魔力后,再加上道具的配合,

我的速度及力量并不会输给眼前的女子,甚至可能还小胜一些,但比起实际的技

术我就差得远了,而且魔法对她的效用也不大,得另外想些办法才行。

  又交换了数招,我靠着魔法的牵制弥补了武技的弱势,勉强和她打成平手,

这时,我正好瞥到了一旁的停车场,闪身来到一辆红色的汽车旁,并将其作爲暗

器砸了过去。

  一声巨响,那辆汽车已经被俐落地劈成两半,其中一部分将一楼办公室的墙

壁砸了个大洞,但老师们看到这超现实的景象根本连屁都不敢放。

  「你都不担心会伤到周围的人吗?这还算天界的人吗?」我问,看能不能让

她缚手缚脚。

  「不要小看我们,只要没死都救得回来,刚死的也有机会複活。」女子挺了

挺颇爲壮观的胸部,继续说:「我已经回答你的问题了,你要不要告诉我这结界

是做什麽的了?虽然我不怕就是。」

  结界?啊,刚刚拿到「扭曲的世界」就顺便别上了,不过现在也没用啊。

  「我没必要告诉你吧。」突然想到了不错的主意。

  不等她继续说,我又丢了一辆汽车过去,并趁机用「上帝的骰子」将另一个

猎手传送来这里,将她的身体回複原状,再收回「变形的蠕虫」。

  「一般人对你们来说可能无所谓,但是同伴呢?」我假装挟持佳颖说,同时

低声和她交代接着的计画。

  「你怎麽听不懂呢?」女子摇摇头,又说:「佳颖,可能会有些痛,忍着点。」

  「你们这些没人性的家伙。」我大骂,并把佳颖丢了过去,希望演技不会太

糟。

  女子轻松地接住,也同时挥出了一道斩击将我逼开。

  「啊!佳颖你做什麽?」女子尖叫,推开佳颖。

  佳颖跌在地上,但手仍插在女子的下体内,拔出时整只手都是鲜血。

  「让郁婷认爲魔法防护在失去处女后仍有作用。」爲了避免对方逃跑,我对

领口的小型麦克风说。

  「卑鄙小人!」女子大叫,朝我沖了过来。

  再次交锋,这次就换我佔了上风,虽然对方的攻势并没有减弱,但我的攻击

明显有效了许多,一发黑火将女子直接轰退。

  佔了优势之后,我又不想马上将其打倒了,想趁机用这道具来玩弄对方。

  「将决斗的胜负改成以谁先让对方高潮来判定。」

  语毕,可是对女子却没有停止攻击,是哪里搞错了吗?示弱看看好了。

  挡了几招后,我便假装被女子击倒在地上,好观察她后续的行动,如果她真

的打算伤我的话,我也準备好要发动魔法了。

  不过这倒是我多担心了,女子一走过来就直接脱下我的裤子,伏在我的跨下,

舔弄我的肉棒。

  湿润的舌头来回滑过我的肉棒,一股酥麻感从下体传了过来,肉棒也迅速充

血,直指女子带点成熟韵味的美丽脸庞。

  似乎是嫌这样还不够刺激,女子扯开了自己的上衣及胸罩,硕大肥嫩的乳房

就完全暴露载我面前了,甚至还能听到旁边不知何时聚集的人的惊歎声。

  「决斗是不能干扰的。」我说,以免等一下有人忍不住性欲乱入。

  这时,女子已经用胸部夹住我的肉棒,饱满滑嫩的乳肉不断挤压,灵巧的舌

头也不时偷袭我露出的龟头,带给我极大的快感,在没刻意忍耐的情况下,竟然

已经有要射精的感觉。

  要忍住吗?没差,反正输了也不会怎样。

  想到这,我将肉棒从温暖的乳沟中抽出,抱住女子的头奋力挺进,没多久,

一发精液就灌入了女子的口中,让她不住咳嗽。

  「是我赢了。」女子顺了顺气后说。

  「你忘了决斗是三战两胜制的吗?而且由输的人主动。」我说。

  「对耶,那就换你进攻了。」

  「在此之前,我们来打个赌吧,你赢了的话,我就放弃抵抗并将佳颖恢複原

状,而我赢了的话,你的力量就归我了,如何?」我拿出「绝不反悔的赌徒」说。

  「这个……」女子有些犹豫。

  我只好又对着麦克风说:「让郁婷认爲自己一定会获胜。」

  「好,我接受你的赌注,我们继续吧。」

  听到女子这样说,我立刻沖上前去,迅速地将她剩下的衣物脱个精光,接着

双手从她的背后绕到前面抓住两粒柔软的乳球,像是揉麵团似地搓揉着,让女子

发出舒服的低吟。

  搓揉了一会,我的右手顺着纤细却又不失肉感的腰部向下,通过小腹下方的

稀疏芳草,直达女性重要的部位,手指往小穴内一探,发现这里已经氾滥成灾了。

  「恩……让我们一决胜负吧……」她弯下腰,屁股往我这顶了一下。

  既然她都这样说了,我下半身向前一挺,粗壮的肉棒就这样直接灌入女子的

下体中。

  「啊……啊……好胀……喔……好奇怪的感觉……这、这就是做爱吗……啊

……啊……」

  我将女子压倒在地,让她像是狗一样翘起雪白的臀部,让我从后面挺送,在

我的狂插之下,女子只能一面高声淫叫,一面用肉穴夹着我的肉棒不放。

  虽然很爽,但事关赌注,我毫不松懈地压制住射精的欲望,但女子可就没这

样的能力了,支撑了几分锺,小穴一阵紧缩,大量的淫液爆了出来,不只打湿了

我的下体,连地面也都湿了一块,难道这就是潮吹?

  「怎麽可能……」回过神后,女子一脸无法置信地说。

  「换你主动了。」

  这次,女子让我躺在地上,而她自己则是跨坐在我腰上,扶着肉棒慢慢吞入

秘处,接着上下套弄起来。

  「恩……喔……这次一定要让你先射出来……啊……啊……」

  「可以的话,你就试试啊。」我看着眼前这对跳舞的丰乳说,反正我早就立

于不败之地,可以单纯享受她的服务。

  「等、等着瞧……喔……喔……太大了……啊……」

  ……抽插了一阵,感觉只有这样好像少了什麽……对了,这样好了。

  我将「扭曲的世界」拿了下来,结界瞬间消失,旁观的群衆也喧闹了起来。

  「喔……这是怎麽回事……啊……啊……不、不要再插了……喔……」女子

楞了一下后说。

  「看清楚,是我在动吗?」

  「我的腰……喔……喔……不行……停、停不下来……啊……

  怎麽会……啊……啊……给我停下来啊……喔……「

  「啊……啊……怎麽会……这、这麽舒服……喔……啊……没办法停……啊

……喔……喔……好深……啊……」

  「佳颖,过来。」我说。

  或许是因爲第一次听到我叫她的名字,佳颖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接着才急急

忙忙地跑过来。

  再次将「变形的蠕虫」传入佳颖体内,让她长出一根巨大的肉棒。

  「你插这里。」我掰开女子的后门说。

  佳颖沾了些女子的淫水在自己的肉棒上,然后便对準女子的菊穴狠狠地捅了

进去。

  「呀啊……后面不行……啊……啊……痛……痛……可是前面又……啊……

啊……不行……感觉都乱、乱成一团了……喔……啊……」

  「不是说痛吗?怎麽淫穴反而夹得更紧了?难道你是被虐狂?」我嘲讽着她。

  「才、才不是……喔……喔……只是……啊……佳、佳颖……

  别动那麽快……啊……啊……「

  「还是因爲旁边有很多观衆的关系,暴露狂郁婷。」

  「啊……有观衆……怎麽会……喔……啊……啊……不要看……

  ……不要看我……啊……喔……不行……要、要到了……啊啊啊!「

  女子大叫,同时,一股力量似乎随着她的淫液进入了我体内。

                10

  「啊……好爽……喔……喔……肉、肉棒……喔……喔……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mwxw.com/renqi/7567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