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极品人妻

四人同居乐无穷

工作单位虽然离家不远但不想被拘束,与朋友合租一套两居室的住房,一来离工作地方近,二来也方便女友来往。跟我同租房子的是铁哥们梁冲,他工作和家庭都好于我,自然房租上他主动多承担些。我们的女友也都是同学,彼此都很熟悉。他的女友在外地读研还没毕业,不过研究生好像很自由,常常回来,似乎在家里的时间远多于在校地时间,真替她的学费叫屈。我的女友田蕾个子高苗条,前凸后翘很丰满;他的女友袁丽则小巧伊人,皮肤异常的白皙。两个女人各有各的特色,都算是上等美女。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工作单位虽然离家不远但不想被拘束,与朋友合租一套两居室的住房,一来离工作地方近,二来也方便女友来往。跟我同租房子的是铁哥们梁冲,他工作和家庭都好于我,自然房租上他主动多承担些。我们的女友也都是同学,彼此都很熟悉。他的女友在外地读研还没毕业,不过研究生好像很自由,常常回来,似乎在家里的时间远多于在校地时间,真替她的学费叫屈。我的女友田蕾个子高苗条,前凸后翘很丰满;他的女友袁丽则小巧伊人,皮肤异常的白皙。两个女人各有各的特色,都算是上等美女。

年轻人工作上还没有太多的追求,下班就是玩,k歌,蹦迪常常玩到深夜,女友也常常不回家,最后干脆跟父母说跑的辛苦住单位,直接搬到了我们的2居室,自然是跟我同床。大家都是熟人,平日里开玩笑也习惯,也没觉出有什麽不便。

有女友在最大的好处是完全解放了我们,不用打扫房间,不用洗衣服,偶尔做做饭算是给女友的报答。有时候她也叫屈,就说省了你的房租,拿力气换吧,女友则说白捡个女佣不付工资,便宜都让你们赚了,说归说女友每天还是忙的不亦乐乎,不仅给我洗衣服连梁冲的衣服也一起洗了。

又到周末,还没下班梁冲打电话来,下午小丽来,晚上叫上你那位蹦迪吧。

没问题和梁冲打电话从来没有废话,因爲从来没有商量的有地,从来不容拒绝。赶紧给女友打电话让她下班速回。我下班回来时开门进屋,看到小蕾只穿着内衣在衣柜里找衣服,卧室的门也没关。我说这麽性感的身段,也不怕人家看到,看就看呗,又没外人,女友向来豪放一方面性格外向,另一方面因爲他对梁冲颇有好感,从来没有防备过他。我坐在床上看她窄小内裤深深陷到屁股沟里面,两个浑圆的屁股蛋完全暴露在外面。虽然天天赤身相对,但看到这里还是不由得有些冲动。双手抚摸她的屁股,嘴里还发出惊呼,好圆的屁股蛋啊。

女友回身打我,我顺手一抱把她揽在怀里,凑上嘴去拥吻在一起,手从她的乳罩里面伸进去,把玩她丰满的乳房。女友的乳房丰满应该有c罩杯以上,因此乳罩也都是四分之三的,乳头被蕾丝边稍微遮盖。舌头纠缠了一会,轻轻推开我好了,他们快回来了我学着刚才女友的口气说回来就回来呗,看就看呗。

去你的,我还要找衣服,这时门开了,梁冲跟袁丽回来,进门就看到我女友只穿内衣站在床边,梁冲打个口哨这麽猴急,要不等会再走?去你的,我换衣服呢女友往里侧了侧身,却不好意思关门,我就当看热闹也懒得关门。站起来出门跟袁丽打个招呼,看袁丽提个大包裹怎麽,放假了?快了,还两周,先把不用的拿回些来,省的到时麻烦。嗨,到时我们去接你不就得了麽。

那倒好,你们去不了怎麽办?这个请你百分二百的放心梁冲接过话说。

你还冲澡麽?要冲赶紧冲,一身臭汗呢袁丽把背包提到卧室里,然后拿几件换洗的衣服进了浴室。

迪厅里从来不缺乏激情,而年轻人很容易被调动,因此有了些激情的碰撞就在所难免了。田蕾喜欢热闹,进迪厅就迅速进入状态,还不等我们找到座位,她就已经跑到中央的场地上开始舞蹈了。点好酒水,梁冲看着舞池中跟我说看,今天田蕾挺带劲啊,我这才看到女友由于没带乳罩,两个乳房随着她的舞动跳动的十分厉害,舞池周围的男人都被她吸引了。不行,我要给她压压火我冲进舞池在女友后面,手扶着她的腰跟她一起摇摆,同时也向周围男人宣布,此名花有主,大家不要再骚扰她了。夜还未深,此时的舞蹈仅仅是小小的热身,随着时间推移,迪厅的人也越来越多,dj台上两个领舞的美女,穿着三点式疯狂的扭动身体,仿佛一定要把衣服扭掉才行。

回到住处时已经淩晨,袁丽已是睡眼朦胧。田蕾倒还精神,回来的路上还不时拿袁丽开玩笑。各自洗洗回到卧室,田蕾三两下脱光衣服,横躺在床上,我也脱光骑到她的身上,把阴茎放到她的口边,女友很配合的张嘴吸吮我的龟头,不时用舌头舔我的马眼。我翻过身跟女友做69式,女友自然的分开双腿,把私处略擡起来迎合我,我分开女友的阴唇附上嘴去亲吻她的阴蒂、阴道口。在相互的吮吸中两个人都不由得发出呻吟声。女友好像兴奋的过头,叫声比往日要大许多,老公,插我,快,女友拉我上来,双腿夹着我的腰,我低头问她,现在要插进去?嗯,快,早想了。我用力一顶,阴茎很顺畅的进入早已经泛滥成灾的阴道。女友啊了一声,沈浸在忽然二来的充实中。

我低声问田蕾想让梁子插你麽?女友楞了一下,凑到我耳边说想,声音说的很低,对面应该没听到,梁冲问到你们嘀咕什麽呢?不告诉你女友急道,这时袁丽忽然一声大叫啊,不行了,来了然后抽动声停止,只有袁丽粗重的喘气声。袁丽高潮来了,田蕾明白过来,翻过身来把我压在下面,顺着我的阴茎坐下来,我也要,老公快点

边说边加速扭动屁股,我擡起屁股迎合女友的扭动,噼噼啪啪的抽插声此起彼伏,哼哼唧唧的呻吟声此起彼伏,我闭上眼睛听着袁丽的呻吟声,幻想就是在插袁丽感觉十分的刺激。

那一天不知道我们做了多久,做了几次,不知道什麽时候睡着怎麽睡的。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女友光溜溜的横躺在我的腿上,双腿间的精液流的身下还没有清洗,我起身拿卫生纸,分开她的腿看两片阴唇红红肿肿的,帮她擦干精液,盖上薄被。门还开着,我光着身子想关门,看对面的门也开着。走到门口往里面看去,梁冲和袁丽都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袁丽小巧的乳房白白的,乳头不大粉红色依旧挺立在不大的乳晕之中。小腹平坦,一小撮阴毛附在三角地带,红红的阴唇因爲昨晚的激烈运动也好像肿了。我刚想给他们关上门,转念一想如果袁丽醒了,看到大家这样不知道什麽反应。

我随即收回手,回到自己房间门也没关,装睡去了。

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过了多久,听到对面有了声音,轻手轻脚的应该是袁丽,我调整好位置故意把阴茎露出来。感觉她来到我们的门口观望,我微微张开眼睛,看到袁丽光着身子站在我的卧室门口看里面的光景,看了袁丽的裸体我的阴茎就半勃起状,此时还没下去,阴茎的摸样也全部被袁丽看到眼里。袁丽直勾勾的盯着我的阴茎,手不自觉放到自己的双腿间抚摸自己的阴蒂。我的阴茎也因爲看到袁丽而慢慢的勃起,袁丽好像很奇怪爲什麽会慢慢的变大,还没想到我已经醒了。

肿胀的龟头正对着袁丽,袁丽加速双手对阴蒂的抚摸,轻轻的发出呻吟声。我实在控制不住,睁开眼睛,起身把愣在那里的袁丽拉到客厅,把她靠到墙上,擡起她的右腿,ⓣ的插了进去。袁丽不敢出声,只是惊恐的看着我,浑身颤动。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袁丽还没反应过来。我加速抽插,袁丽的欲火又给勾了起来,迎着我的抽插小声的呻吟。袁丽的阴道比田蕾的紧些,紧紧的包裹着我的阴茎,每次尽力迎合我的插入。随着我加速抽插,袁丽控制不住啊了一声,我赶紧捂上她的嘴,顺势坐到客厅的沙发上。让她背对我坐我阴茎上,我抓住她的两个乳房,用力揉搓,袁丽则用全身的力气压在我的阴茎上,还不停的扭动。我把嘴伸到袁丽的耳边,亲吻她的耳朵,在她耳边急促呼吸,轻轻的呻吟,快点宝贝,我要你,我的龟头感到袁丽阴道急速的抽搐,身体直直的仰向我,低吟道来了,又来了我加紧抽插两下紧紧抱着袁丽雪白的身躯紧锁的精液一泻如注。

袁丽待了两天就回去了,这两天四个人还在一起但谁都没有提哪天的事情,袁丽跟我也好像什麽事都没有发生过似的。田蕾依然乐呵呵的什麽都不在乎,做爱时依旧很大声的叫可惜对门再没有有回应过。

一周无事,周末袁丽也因爲要放假没有回来,而梁冲四处找车准备去接女友。

周五梁冲让我跟田蕾请假陪他去a市接袁丽,顺便在那里玩两天。我们欣然前往,女友上身穿弹性很强的纤维t恤,紧紧的贴在身上勾勒的胸部的曲线更爲明显,下身一条超短裙,十分的性感。梁冲开车,我和田蕾坐在后面,路上欢声笑语,拿田蕾开些玩笑,田蕾则是荤素不惧。蕾啊,天天晚上叫床那麽大声是不是勾引我啊?梁冲开玩笑道,呵呵,是啊,急死你,哎这几天手是不是很累啊?

梁冲手向上伸到短裙里面。试就试,谁怕谁。女友说着向梁冲靠近些,伏向梁冲。梁冲凑过嘴跟田蕾接吻,田蕾躲都没躲就送了上去。女友仰躺在梁冲的腿上跟他深吻,梁冲手也不闲着撩开田蕾的t恤,拨开乳罩,抚摸田蕾的乳罩。

袁丽探索着用嘴含住我的阴茎,虽然口交的技术不如田蕾,但是因爲她的嘴小,勉强把我的阴茎含嘴里,时不时还用舌头舔我的龟头。我忍受不住起身把她的屁股扳过来,她就背对着我弯着腰挺着屁股对着我,我摸摸下面也已经泛滥成灾了,二话不说提起阴茎插了进去。啊忽然的冲击让袁丽很刺激,忍不住喊了出来。再一次被这麽紧的小穴包裹着,我用力的抽插。插了一会忽然感觉后面有张嘴在舔我,有只手在摸我和袁丽的交合处。我回头看,原来田蕾不知道什麽时候醒了。却不看我,卖力的舔我的屁眼。袁丽也觉得不对,我的两只手扶在她的要上,而却有只手在摸她的阴蒂。看梁冲还躺在身前的床上,知道一定是田蕾。

袁丽打开灯,看着我们两个插田蕾,兴奋的抚摸自己的阴蒂和乳房。却不知道怎麽加入进去,看着田蕾的两个大乳房,忍不住吸了上去。在三个人的催动下田蕾高呼着要死了老公,我要飞了下面的洞洞也要,丽姐插我的屁眼袁丽随即将纤细的食指沾了些自己阴部的淫水,插进田蕾的肛门里面。大概是也想尝试下,另只手干脆插进自己的屁眼里。两只手在两个屁眼里一同进进出出,我分出只手抚摸她的乳房。梁冲转过身,两只腿跪在田蕾头两边,让田蕾舔他的屁眼,他也伸出手抚摸袁丽的乳头。田蕾用力一夹我的阴茎,我终于忍不住狂泻到她的阴道里面,她高喊两声随我一起进入高潮。眼前一片模糊,强烈的刺激让我有些眩晕,我只觉得在我跟田蕾躺下的时候袁丽跟梁冲又交合在了一起。

市的景色没有看到多少,彻夜的四人狂欢一直持续到回到家里。那个夏天过的十分的值得回味。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mwxw.com/renqi/7182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