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现代情感

失衡的天平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雪花又飘了下来。

  又是一年了,吉望着满天飘散着的雪花想着。这个男人也就三十二、三岁,打眼看去也和一般人没有什麽区别,只是他望着雪花的样子,不由得让人惊奇,因为在他的眼中含着闪闪的泪花……

  吉孤自一人伫立空蕩的公墓中,雪无声无息,吉也任由雪花掩住他的头髮,他的衣衫,滚滚的热泪和冰冷的雪水交溶在一起,正是和了苏轼的那句“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唯有泪千行。”

  这是他的妻子茹的长眠之地。吉望着那已被雪盖住的那个妻子的所在,脑中想的是她的笑语欢声,不由得放声痛哭:“茹啊……我对不起你,我是真的爱你啊……”

  床上。

  一对男女正在激烈的交合着。男人气喘吁吁,女人莺语连连。

  但见男人双手疯狂地揉捏着女人的乳房,下身闪着光的阴茎在女人的小洞内来回穿梭,带着女人的那两片阴唇时进时出,还有点点淫液撒在床上。

  这个男人正是吉,这个女人是亦,他是吉的情人。

  结婚三年了,吉已经渐渐地对妻子茹身体的感觉淡了,虽然他对妻子的爱没有少了一丝一毫。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认识了亦,亦也就成了他的情人,那麽自然。

  那是一个宴会。经朋友介绍吉见到了颇有风韵的亦。推杯换盏,幽默又不失睿智的吉在亦的心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那天因为有亦,吉也就有些喝多了。

  宴会结束了,吉送亦。

  到了亦的楼下,亦适时地说:“上去喝点茶,如何?”

  吉知道已经很晚了,他也知道应该拒绝,在吞吞吐吐地说:“很…晚……”

  却被亦打断了话头,“怎麽,怕回去没法和老婆交待啊?”随着一阵清爽的笑声,吉和亦上了楼。

  接下来的一切就是那麽的熟悉了。一个该发生似乎又没有什麽理由发生的事情,让亦倒在了吉的怀里,还没等吉把亦扶起,亦的嘴唇就封住了吉,两个人这样的热吻起来,接下来就是疯狂的撕扯着对方的衣服,慾望在酒精的刺激下显得格外的灵敏,两人粗重的呼吸也让这个房间的空气闻起来有了一种放蕩的味道。

  亦的身体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的迷人。椒红的乳晕上翘立着一颗小小的乳头,伴着吉的唾液,放射着诱人的色彩。这时的吉已经全心的投入到了亦的下身。他分开亦的双腿,手指伸进了亦的阴部,用手指继续挑逗着亦的情慾,另一只手被亦抓在了手里狂乱的吸吮着。亦的身体随着吉的抽动而抽搐着,分泌的液体也湿润了吉的整个手掌。

  “快,给我,我要,要,快给我……”亦断续的呻吟出,吉的阴茎当然也无法再忍受,吉调整了一下位置,对準了亦的洞口,插了进去。

  亦的反应更是强烈,她全身一紧,就随着吉的动作而大声的呻吟起来:“啊啊……快,干我,快……”

  吉飞速的进出着亦的身体,每一下都深深地挺在了亦的花心。

  “啊……”亦全身又一颤抖,安静了下来,这时,吉也加快了速度,忽然抵住亦的身体,再也看不到两人的交合之处,把自己的精液全部射进了亦的子宫。

  当慾望的种子播撒之后,吉一下子清醒了。他从亦的身上下来,没有声息,也没有歎息,就是那麽沈默的坐着,亦在高潮消退后的清醒到来后,用手抚摸着吉的臂膀说:“怎麽,后悔了?是不是怕回家交不上公粮啊?”嘿嘿地,她坏笑起来。吉到被亦的这句玩笑话给逗乐了,顿时,气氛轻松了许多。

  实际上,亦无论是相貌还是身材都不比妻子差,甚至在床上的放蕩要比茹疯狂,可是这次出轨还是让吉的心理上觉得十分的对不起茹,毕竟是那麽的海誓山盟,却这麽快自己就做出了对不起茹的事。

  可是现在下体却又传来了阵阵的酥爽,原来上亦把吉那垂头丧气的家伙弄在手里,刺激着它。吉意思的有些躲闪,没想到,一下子被亦把自己的阳具拉进了口中。

  正在自己的慾望和对妻子的欠意边缘挣扎的吉一下子感到了自己进入了一个温温的腔中,不似那洞中的感觉,这种感觉顺着脊背直沖后脑,一下子,他就又硬了起来。亦没有理会吉的感觉,她把吉的阴茎含在口中,前后的套着,甚至用自己的舌尖点着吉的马眼,这种方式带给吉的感觉是以前茹从未给过吉的,吉的理智和欠意渐渐的被快意取代了……

  而亦却拿出一只手,抚摸起自己的阴蒂,在含着那吉阴茎的口中又发出了那种能让男人失魂的呻吟……

  此情此景,就怕是柳下惠重生也恐怕再难坐怀不乱了,吉一下子又压在了亦的身上……

  几番回合下了,吉的那种愧疚不见了,他想,只要自己不露出马脚,茹不会知道的,只要自己做好一切的处理工作……

  吉离开亦的房间的时候,亦已经软软的倒在床上不能动了。

  回到家里,当然,茹相信了吉所说的,是宴会喝到太晚。吉说太累了,茹就为他拿来水,为他擦了擦脸,让自己的老公能更舒服些的入睡。因为在亦那的劳累,吉睡的很香。

  时间就这麽过去了,如果没有那天的一个偶然,事情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可它却就是发生了。

  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吉和亦正在亦家里偷情。那时的亦正是惬意绵绵,而绵绵的亦发出叫床声也是让吉受用不尽,这时电话忽然响了。亦一看,是她老公的。

  亦示意让吉停一下,她自己调整了一下呼吸,接起了电话:“喂,老公呀?

  你到了?”

  “……”

  “是啊,我在做家务呢,很累人呢,你听着也是声音很粗哦?”亦向吉做了一个鬼脸。

  “……”

  “好了,老公,不和你多说了,我还要去干活呢,你多保重哦,晚上再给我打吧,我爱你哦,老公,拜!”亦刚放下电话,就迫不及待地用自己的小洞吸着吉,说:“快,亲老公,我痒死了……”

  “好啊,你个小蕩妇,给你老公带绿帽子舒不舒服?要不要我帮他使劲的干你?”吉刚听到亦和她老公的电话,性致高涨。

  “好啊,……快,使劲的干我,我就要你,快,哦……”亦在吉的猛攻下有些胡乱的语不成声。

  “你不怕你老公知道呀?我要把你干到让他一用就知道,我,……”吉也卖力的做着抽插运动,一边说着。

  “好老公,只要你给我,让我舒服……老公那里,女人不想让男人知道……好容易呀,快,再深些,用力……”

  这句话似乎让吉忽然想到了什麽,也好象刺激到了他什麽,在亦的狂乱下完成了那次惊险的愉情。

  可事后的吉却陷入了一种深深的迷惘之中。以后的几天也是如此,尽管茹百般的想让吉能放鬆,她想是工作给吉带来的压力,可吉却丝毫没有轻松的感觉。

  终于他再也无法忍受了,他要试验,他要一个答案,他甯可风险也要知道一个答案。

  那又是一个下午。他约了他最后的朋友翔见面。翔和吉是最好的朋友,从小一起长大,一起分享着快乐和伤痛,吉觉得翔是他最能信任的人,是唯一一个可以帮助他找到答案的人。

  翔和吉都是一个很帅的男人,一米八的身高,匀称的身材,又有一个很好的工作,也的确吸引了很多女孩子的眼球,可就是吉都结婚三年了,翔还是孤身一人,没有成家。

  翔总是说:“现在还是想这样的单身贵族的生活,虽然风流但不下流,虽然博爱,但不乱爱!”翔和吉有时也谈谈女人,当然这个年龄的男人对女人已经不陌生了,可是没结婚的翔却一点也不比结了婚的吉见识少,甚至有时是翔教一些给吉,还玩笑地说:“晚上就和嫂嫂试试呀!”他们就是这样不分彼此。

  可今天,吉刚见到翔坐下,就问翔:“你说我们是不是最够哥们的?我们认识已经多少年了?”

  “是呀,我们已经认识22年了,22年的朋友还是不哥们?你怎麽问这个话,是不是有什麽难心的事了?有事说话。”翔豪爽的说着。

  “是呀,今天我有件很为难的事想让你帮忙,你还真得帮帮我,不然,我就要疯了,这些天我快要受不了了!”吉一脸肯切的说着。

  翔惊讶地问:“发生什麽事了,这麽严重,快说,怎麽回事?”

  “你坐好,我说给你听。”吉稳了稳自己的心情,慢慢地说了起来:“我在外面一个机会碰到了一个女人,结果就……你也知道。”

  “我以为什麽事呢,原来是豔遇呀,是不是后事处理不清了?”原本紧张的翔一听,就又用打趣的语气调侃起来。

  “你听我说,不是那麽回事,她确实是不错,那只不过是路边的风景,你知道,我是一直很爱茹的,可是……”吉说到这,停顿了一下。

  这一下子让翔又紧张了,“不是你和嫂子之间有问题了吧?嫂子对你可一直不错呀!”

  “不是有问题,是我的问题,那天我在情人那儿,我们正做着爱,她老公打来电话,她是那麽的从容的骗着他,而且还说,女人要骗男人是最容易的,我很不放心……”

  “我不明白了,你说的到底是什麽事?”这回翔是有些迷糊了。

  “虽然我在外面有了这样的事,我知道对不起茹,茹对我也是很好,可我真的不确定茹对我是不是……我真的受不了茹背叛我,你知道我是真的真的那麽的爱她……”

  “那你想我派人跟蹤嫂子?”翔猜着问吉。

  “不完全是,我想知道她是不是一心地爱我,如果她的心里出轨,跟着她一样出会出问题。”吉忧忧地说。

  “那你想……”

  “我是想这样,你去试探她,看看她能不能出轨。”吉轻轻地说。

  “什麽?”翔象没听清一样睁大了眼睛看着吉。

  “是的,我想你去试探她,看看她的反应,会不会做出对不起我的事。”吉肯定的说。

  “哥哥,你没开玩笑吧,这事可不是开玩笑的事啊,那是我嫂子呀,我也不能……”

  “弟弟,就是因为你和我的关係,我才想让你来帮忙,这样是最安全的,对你,对茹,对我,都是最安全的。哥哥知道这样太为难你,可哥哥也没办法呀,你知道哥哥这些天这心里……”吉紧紧地抓住了翔的手,眼睛里含着泪光,“哥哥求求你了,你就让哥哥知道,你嫂子的反应,我就想知道,要不然,我真的受不了!”

  “哥哥,嫂子这人多好呀,你有没有想到,一但这事出了点岔子,你要失去什麽?你怎麽还……”翔语重心肠的劝着吉。

  “你说的我都知道,可我的心里就象着了魔一样,我吃不下,也睡不着,哥求你了,要这样下去,我非疯了不可!”吉恳求的对翔说着。

  “哥哥,这事真的不行!”翔依然还是拒绝着吉的要求。

  “我也相信茹不会对不起我,你就试试她,让我放下这个心,行不?我求求你了,我知道这样是太没有道理,也知道这样简直是太荒唐,可是我要不知道这个结果,我真的要疯了!”吉带着哭腔地说着。

  看着吉这样,翔不得不点了点头,说:“哥哥,我就试试嫂子,我相信她的人品,我真的……”

  “好好,你就让我知道她不会背叛我就行……”吉一下子好象大喜过望。

  一个计划就这样的开始了,可是他们却谁也不知道这个计划的后果是什麽。

  在吉的恳求下,翔终于应允了吉的要求,配合吉去试探茹。

  吉对翔说:“你本来就和我们象一家人,你做这个事儿绝对不会引起茹的注意。我平时就多给你创造些机会,让你能多和她在一起,尽量不让她起疑心。”

  听着这些话,翔还是觉得有些不妥,说:“吉,咱不这麽做不行吗?这实在是有些……”

  吉这回没有理会翔的唠叨,而是接着说:“我再和你说一些茹的生活习惯,她一般在周末惯晚起,平时也就是十一点左右睡觉,不太能熬夜……”

  听着这些,翔有些不自然,仿佛在窥探自己哥们的私生活一样,可这时,他却如骑上了老虎,好象再也没有办法下来了。

  说着说着,好象吉注意到了另一些事,脸微微地有些发红了,说:“慢慢地我再告诉你一些茹私生活里喜欢的,哥们,你可一定要让我把这颗心放下来,不然,哥们我真的一天也过不下去了……”说到这,吉的眼睛似乎有些红了。

  翔看到吉这样,虽然为难,可真的也不能拒绝了,就喃喃地说:“我尽力,尽力吧!”

  吉说:“这样,你这几天晚上都到我家里去,每天这样能让茹习惯一些,然后过段时间我借口出去出差,我告诉茹让你多多照顾她,你还是照常去我那儿,这就是你把握了。每天我们电话联系,行不?”

  “好吧,既然你这麽坚持,只能这样吧,不过我先说在前,只要让你能看到嫂子的一些真正的本德,咱就停止,这个真的是太危险了……”翔还是有顾虑地说。

  “行,行,你放心,翔,我不能让你那麽为难,咱随时碰面,一起商量,行了吧?”吉满口应承着。这样,翔和吉初步地定下了他们的方案。

  晚上,吉终于能稍稍安了些心,因为一直在困扰他的事,现在可以有了一个解决的办法了。

  茹正在洗澡,看着磨砂玻璃后那婀娜的身姿,吉不由得心潮澎湃。有时,他也会比较茹和亦,她们在床上的反应。可是亦对他,还是如插曲一样,那只是一个风景,而自己真正的全部心思都在茹身上,他真的不敢想象,在自己身下喘息的茹会在另一个男人的身下扭曲着身体,奉献着她那只有自己应该品尝的琼汁玉液……

  这时,从一阵阵蒸汽中一个美豔的影子出现了,那是茹。一条白色的浴巾半围着茹,那波波动人的双峰在浴巾的包裹下显出了一道深深的沟痕,浴巾紧紧地围着茹,把茹的身材勾勒的惟妙惟肖,在卧室那微黄的灯光下,足可以让任何一个男人失去自制的能力。

  其实这是茹精心的装扮,甚至她还在身体上喷了一些平时吉很喜欢的香水,因为她不知道什麽原因,吉已经一段时间没有和她做爱了。她故意摇晃着身体,吸引着吉的目光,的确,吉也被茹的性感所惊呆了,没想到自己的妻子竟然会这般的迷人,这是结婚三年所没有过的一种心里的狂跳,是一种渴望的占有,他知道自己已经完全的勃起了。

  可是茹并没有走向她和吉的床,而是开了音乐,那是一种轻柔的音乐,音乐伴着灯光,就更体现出一种性的沖动。茹走到吉的面前,把自己的手伸给了吉,轻轻地说:“愿和我跳支舞吗?”

  不用言语,吉拉住了茹,把她轻拥在怀里,两个人的身体随着音乐的旋律摆动。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的接触着,茹感到丈夫的坚硬。忽然音乐的节奏加快了,吉再也不能满足于怀中的妻子,他开始狂热地吻着她,从唇到颈。室内的温度在升高,音乐的节奏在加快,两个人一下子倒在了床上,吉撕下茹的浴巾,但已无心去欣赏妻子那动人的身躯,他迫不及待,要她。

  茹下身早已湿润,那是为迎接吉而早準备好了的,吉抓住茹的手,把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阳具之上,茹也心领神会地握住了吉的阴茎,把它牵引到自己的玉洞旁,另一只手抱住了丈夫的头,在他耳边说:“你的小茹要你……”

  “嗯……”随后是一阵阵地快速而有力的抽插。

  两个人越来越兴奋,茹的手紧紧地抓住了吉的肩膀,吉那红得发紫的阴茎在茹的阴道之中来来回回,两片红红的嫩肉也一进一出,忽然,茹的喉咙中发出了呜呜的声音,吉对那声音是熟悉的,茹高潮了。吉感觉到茹的身体象在吸吮自己一样,一张一合,这时,他也无法忍住自己的沖动,把自己的阴茎深深地抵在茹的身体,两个人的黑森林溶合了……

  软下的身体被茹的身体渐渐地挤出了身体,茹还是一动不动的大躺在床上,胸在不规则的起伏着,而吉也是横压在茹的身体之上,手臂还在茹高耸的乳房上陈放。休息了片刻,可能是茹觉得有东西已经从身体向外流了,就推了推吉,想去清理一下。吉从茹的身体上起来,看着茹用纸巾要擦拭身体,就说:“让我看看,来。”

  “看什麽呀,还不是让你弄的变成了……”茹的脸一红,不说了。可是并没有阻止吉伏下头去看自己那刚刚被吉肆虐过的下身。

  两片阴唇还是大分着,只是那守卫着通道的卫士把门户掩起,从中还流出了一股淡白色的液体,吉知道,那是自己的精液和茹的淫液……吉拿过纸巾,给茹擦。随着吉的动作,茹的身体在颤抖,没两下,茹就夺过纸巾,低低地说:“你给人家擦的,越弄越多了……”

  茹自己弄了。吉看着他的爱妻,可脑中又回到了那个困扰他的想法。是呀,亦也是在自己的身下那麽的放纵,茹会不会呢?他每问一次自己,就要告诉自己不会的,茹不会的,可是自己总又觉得这个告诉自己的答案是很苍白,似乎有人会嘲笑自己和亦的老公一样,带着一个大大的帽子,还不知道。

  他爱茹,如果不是这麽发疯的爱她,他也不会这样的混乱,也正是因为这些天的乱想,让他也很久没有体验到了妻子的温柔。看着茹在自己的身体上清理,吉好象看到茹在自己自慰一样,一下子他又硬了起来,好象要把这些天的亏空都给补上一样。他抱过茹,说:“老婆,再来亲亲……”

  “人家还没……你呀……喔……”

  太阳似乎每天都是一样的準时。吉和茹因为昨夜的劳累都起来晚了。吉轻松的上班了,他这些天都没那麽爽快了,因为他要实施他的计划了,他渴望从翔那里得到自己妻子坚贞的描述……

  按计划,翔晚上到访了。当然茹知道吉和翔是最好的朋友,当然会好好的招待,吉和翔推杯换盏,茹也陪着喝了些,虽然她是不会喝酒的。酒是媒介,酒喝下去以后,自然话题就开放多了。翔也有时打趣茹和吉:“嫂子怎麽还不见有喜呀,是不是太漂亮让我哥哥太累而屡发不中呀,哈哈……”当然,茹也会笑,因为这时的这些笑就无伤大雅了。

  吉喝多了,当然是特意的喝多了,因为这种半醉是他给翔最好的机会。茹也有些多了,茹和翔谈着,可是翔是一本老实,除了那些打趣的话,就没有任何越格的事。吉急,可想翔也是情场上的高手,可能有自己的方法吧,就只能忍住自己的焦急。

  隔了一天,翔依然到吉那里去。当然受到的还是那般的热情招待。一周过去了,翔依然没有任何的举动。吉着急了。

  “哥们,你怎麽不行动呀?”

  “吉,嫂子这人真的太好了,能不能咱别这样试探,换个方法行不行,我真的舍不下心对这样对不住她!”翔有些哭腔的说。

  “扑通”,吉跪到了翔的面前。“弟弟呀,你就应了哥这一次吧,我就求你这一次,不然我真的要疯了,我太爱她了,我真不能忍受这样的事情,我要死,也想死的明明白白啊!”吉哭着对翔说。

  “吉,你起来……”

  “不,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翔拉了几次,没办法把吉拉起来,看然吉的样子,就闭着眼,点了点头。

  这一个月,翔每隔两三天就往吉家里去。本来在吉结婚以后,翔就没有那麽频繁地到吉家里去了,因为毕竟吉成家了,现在茹和翔之间也已经变得很熟悉,倒也象是一个老朋友了。

  晚上,吉和茹完成那神圣激动的工作后,吉说:“茹,我工作可能要出差一个多礼拜吧,这期间要有什麽事,就让翔过来帮你忙,我也告诉他,没事就上你这来来,能帮你做点什麽,毕竟有时一个女人不方便。”

  本来茹听到吉出差也没想什麽,可是听到丈夫说让翔多来,心里有些疑虑,毕竟是她一个女人独自在家,但想到丈夫和翔的关係,这种疑虑又没法让她说出口……

  第二天,吉和翔碰面了。吉说:“我先到亦那去,亦的老公又出差了,你这些天就多把握机会吧,我听你消息。这些钱你先拿着,女人有时喜欢些小东西,你看着办。”吉给翔一沓钱。

  “这个钱我不要,你拿着吧。”翔把钱又给了吉,“我可希望能快点结束这个试验,实在让我对着嫂子时,太愧疚!”

  “不,钱你拿着,我知道这法子太损,我可不想呀,可我就象犯了病一样,我也不能自拔,这买东西,可不能再让你花了,不然,在我的心里,就更觉得自己不是东西了!”吉好象也是在剖析自己似的说着。

  翔没办法,只得收下了钱。吉到亦那去了,当然告诉茹,因为出差是一个小地方,电话不方便,就打他的手机,于是就安心地躲在了情人那里。翔也苦闷,他不知道这一周该怎麽面对那位嫂子,更不知该如何完成吉交给他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mwxw.com/qinggan/77626/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