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家庭伦理

我那美艳风骚的淫荡小侄女

【我那美艳风骚的淫荡小侄女】(上)  「叔叔……」  「叔叔,你家好大啊,住这么好的房子,你应该很有钱吧。」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我那美艳风骚的淫荡小侄女】(上)

  「叔叔……」

  「叔叔,你家好大啊,住这么好的房子,你应该很有钱吧。」

  「叔叔,我想先洗个澡,可以吗?」

  「郁馨!你怎么就已经脱光了啊,我还在这里啊。」

  「叔叔……那个……你看够了吧。」

  「我想和叔叔你一起睡。」

  「一起睡……什么的不太好吧,你也已经长这么大了。」

  「叔叔……我长的很漂亮吧。」

  「恩……是很漂亮,不过你先去把衣服换上吧,这样容易受凉的。」

  「叔叔你的身子很暖和,不会着凉的啦。」

  「郁馨,你这个……起码先把内衣裤穿好啊。」

  「叔叔,我有些困了,今晚我们就在这个大沙发上一起睡吧。」

  她的语气中不带有一丝抱怨,反而带有些得意和欲女特有的那种性饥渴,

  「你这个小骚货还在装,说吧,以前勾引过几个男人了。」

  什么?!这话让我一下又来了兴趣,看样子这对父女还有不少秘密啊。

  「你爸爸喊你小骚货?」

  「那告诉叔叔,你为什么这么骚的啊。」

  「这种事……人家不好意思说啦,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叔叔你答应以后每天都和我睡在一起,我就告诉你。」

  「好,我答应你,别说一起睡了,一起洗澡一起干点别的什么都没问题。」

  这个真相真是让我完全没有想到,但接下来她说的是更是让人震惊,

  「叔叔……你和爸爸这里完全不一样呢,你的鸡巴……好大哦……」

  「郁馨,那里现在还不行!」

  虽然小打小闹的无所谓,但在这样下去的话,我肯定会把持不住的,

  「叔叔,一起洗个澡吧。」

  「叔叔,我的腿和脚都很漂亮吧……」

  「馨儿,你手上那个就手镯赶快丢掉吧,我买个新的给你就是了。」

  「不要!」

  着激烈的反应着实让我吓了一跳,

  「对不起叔叔,这个手镯……是我最重要的东西,只要这个不要丢掉好吗。」

  「那……叔叔,我就先走了哦。」

  「恩,小心点,放学后早点回来。」

  「呵呵,人家为了叔叔你,肯定要早回来的……」

  「学校那里还好吧?」

  「恩,因为爸爸去世的事情,我请了一段时间的假,不过还算习惯。」

  「那就好,要先洗澡吗?」

  「谢谢叔叔,不用了,我只想先找条内裤穿上。」

  「内裤?怎么了吗?弄脏了?」

  「不是啦,因为人家现在下面……是空的啦。」

  「你!……你今早就这样什么都没穿出门的?」

  「卖?!你卖给谁了?」

  卧槽,千想万想,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一出。

  「爸爸很少给我零花钱的,偶尔给个5快、10块的已经是很好的了。」

  「那也不用给那什么变态老师卖内裤吧,能卖多少钱啊。」

  「馨儿……」

  「啊……是。」

  「我以后会给你足够的零花钱,你不要再去找那种变态卖什么内裤了。」

  「哎……那个……」

  「叔叔,馨儿不用你这么破费的啦,你能收养我已经很满足了。」

  「叔叔……馨儿愿意为你舔一辈子的鸡巴。」

  「这是wolford的高档蕾丝内衣裤,分为5种颜色,小姐喜欢哪一种吗?」

  似乎笃定我们买不起的样子,导购小姐在馨儿面前的态度有些居高临下

  「5种都各买两套,帮她量好尺寸,别的等会再看看。」

  「叔叔……你今天花的钱……太多了啦,馨儿不值得你这样。」

  「你把那些内衣丝袜都穿上后,就会值得了。」

  「这丝袜好薄哦,摸上去好舒服,叔叔你也来摸一下嘛。」

  「馨儿,不把才买的内裤试一下吗?」

  馨儿现在全身上下只有那一双吊带袜,阴毛和阴唇全都给我看光了。

  「不用了,在家里面只有叔叔你,不穿也没事的啦。」

  「叔叔,馨儿的屁眼好看吗?」

  「叔叔……叔叔你在舔自己亲侄女的屁眼哎,呵呵,味道怎么样啊?」

  「叔叔……这片子里的日本女人都没我好看呢。」

  「这世界上没有比馨儿更好的女孩的。」

  「嘻嘻,叔叔骗人吧,你的女朋友呢?」

  「我没女朋友。」

  靠,这小浪蹄子连我有没有女友都不知道,刚见面的时候就勾引我。

  「又骗人了吧,叔叔你这么帅,而且又有钱,怎么会没有女友的……」

  「因为要考虑收养你,所以我前段时间主动分手了。」

  在这里我撒了个半真半假的小谎,也算让馨儿对我增加些好感吧。

  「这!……对不起……」

  「对不起可没有用哦,你要做一件事叔叔才会原谅你。」

  「什么事?馨儿什么都愿意做的,我已经是叔叔你的人了。」

  「叔叔,你要干什么啊……」

  「人家这里很漂亮吧,就是流的淫水太多了……嘻嘻。」

  「叔叔……馨儿的淫汁哦……来,人家喂你。」

  「那个……叔叔,人家想尿尿……」

  「叔叔,这下可以了吧。」

  「想舔吗?」

  「叔叔,你这么想插馨儿的话,就插下面吧,人家已经等了好久了。」

  「真的决定好了吗?第一次有些疼哦。」

  「叔叔的话,疼死我也愿意。」

  「叔叔,馨儿这下子,一辈子都是你的人了呢……」

  「可惜人家不是臭脚呢,不然叔叔一定会更爱我的。」

  「你叔叔我只是恋足,不是变态,你现在这样的味道就是最好的了。」

  「我能和叔叔相爱真是幸运又不幸呢。」

  「什么意思?」

  在初中快要毕业的某天,馨儿突然跟我说了这句话

  「那不幸呢?」

 

 

  「郑雅缘!作业收好了就交过来吧。」

  「啊……南郁馨还没有交呢。」

  「没事,收过来吧。」

  哎……又是这样,南郁馨在这个班上似乎永远都有些某些特殊的待遇……

  「南郁馨,你今天怎么又没交作业!」

  身为学习委,我还是要把事情搞完的,哪怕问出理由也好。

  「啊……学习委大人啊……昨天家里有些事,没做啦。」

  「你!」

  「雅缘?是你吗?」

  「是我,老师。」

  「雅缘,你真是太美了,老师我真是爱死你了!」

  「老师……我是不是你心中最重要的女人?」

  「当然了……」

  「那你什么时候和你老婆离婚娶我啊?」

  听到这句我也放心了,是啊,我比他老婆漂亮那么多,根本就不用担心的。

  「雅缘,把你的内裤脱下来套在上面,然后再舔……」

  「雅缘,你就不肯穿着原来那条吗?」

  老师看到我换了新内裤后似乎有些失望,

  「讨厌啦,人家下午有体育课的。」

  真是稀奇啊,她竟然会主动和人说话……

  「喂,学习委大人,今天中午我拍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场面呢。」

  「你在说什么啊,和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啊,你可是视频的女主角呢,你看……」

  「你!……你……赶快……把视频关掉……」

  「你……你把这个给我看……是想怎么样……我没钱的……」

  我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了,她要是以此威胁我的话我真是有苦说不出了。

  她说的这话让我完全一头雾水,但又不敢说一个不字,只好开始找借口

  「我……我和你不一样,我……晚上要……参加补课的。」

  对了,这个南郁馨不参加晚自习的补课,每次都是一个人先放学。

  「你把我带到这来究竟想干什么……」

  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虚。

  「我和……我和老师之间的关系是……是纯洁的!」

  「南郁馨,我……我求求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不把这件事说出去。」

  「你……你究竟要让我做什么……」

  「我的腿和脚还有屁股美吗?」

  「都……很美……」

  「呵呵,很诚实的表情呢,我相信你说的是真话。」

  魔女……看到她现在这难以捉摸的妩媚笑容,我只能想到这个词。

  「你……你疯了吗……要我舔你的……那些……地方」

  「所以……你就要我舔你的那些地方?」

  「我……我舔你的脚行了吧……」

  「呼呼呼……15分钟哦,少一分钟的话我就把视频发网上了。」

  「想摸摸我的丝袜吗?」

  「怎么样……很棒的丝袜吧……和我现在的内裤文胸是一套的,要卖上千的。」

  「你如果让我今天满意的话,我以后说不定会送你一套哦……」

  妖娆的甜美女声却说出了让我更加绝望的话,我无路可退,只能照做。

  「你别在意,继续舔,我只是觉得你舔得不错给点奖励而已。」

  「呵呵,表扬一下,第一次舔得还算用心,你的舌头很不错呢。」

  「你究竟……」

  我还没说完,她就打断了我,

  「你……你究竟是想要我做什么?」

  「还有事情……?!」

  「哎呀,你都来了啊,不好意思久等了啊。」

  「没……没什么,赶快说有什么事吧。」

  「呵呵,别急嘛,难得的周末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我请客。」

  「你现在该说了吧,到底想要我做什么,一直这样威胁我难道很有意思吗!」

  「为什么一定要是我?!就因为漂亮?」

  我要疯了,她竟然连我家的条件都知道,这根本就是打算玩死我啊。

  「你会用这个dv机吗?」

  「我来教你,等会拍的时候你就这样……」

  当她教完了我使用方法之后,就开始告诉我今天我的任务了。

  「只要……拍下来就可以了吗?」

  「恩,很简单吧。」

  「叔叔,来……就是这里了。」

  「这里不就是家附近的巷子吗,你选的就是这里?」

  「恩……确实这里不会有人来呢,就是不知道声音会不会传出去啊。」

  「那又有什么关系,就是这样才刺激嘛。」

  「你个小骚货,是不是还要找个人来看看才舒服啊。」

  「讨厌啦……」

  「叔叔,馨儿的骚屄今天可是痒了一天了哦,人家都忍不住了啦。」

  南郁馨突然自己把外套脱了下来,他们难道打算在这里做那种事!?疯了吧!

  而且她喊那个男人叔叔?难道是亲叔叔?应该不肯能吧……

  「叔叔,馨儿今天绝对会让你在我嘴里10分钟内射出来的。」

  「小骚货口气很大啊,那叔叔我倒要看看你那条小淫舌有多大进步了。」

  「恩?这里有人吗?」

  好在这个房间很黑,男人似乎没看到我的人,而南郁馨也帮忙开脱了,

  「是猫吧叔叔,这里不会有人的,刚才那个叫声那么可爱,可能是猫叫啦。」

  为什么啊……长这么帅还有那样的巨根……南郁馨,我好羡慕你……

  「叔叔,馨儿要尿尿。」

  「恩,就在这里吧。」

  「嘻嘻,叔叔的肉棒还以老样子了,哪怕刚射过浇上馨儿的尿也会勃起呢。」

  「小骚货自己还不是喜欢被这样骚的肉棒插。」

  「叔叔,今天把馨儿抱起来插吧。」

  「要换姿势吗?」

  「恩,难得在外面插穴,索性姿势也大胆点。」

  「叔叔……射……射在馨儿的里面……让……让馨儿怀孕啊!……」

  「怎么样!很棒吧。」

  「什么很棒啊……你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啊,让人家拍这种事。」

  「那你会把我那段视频删掉吗?」

  「不会,我还想再多玩玩你呢。」

  靠,前言撤回,她还是很讨厌。

  「对了,那个男人你喊他叔叔,他到底是你什么人啊?」

  「就是叔叔咯,亲叔叔。」

  我没有听错什么吧!?这不就是说他们两个是那个……那个……

  「恩……知道的。」

  「那……那你们为什么要跑到这种地方做啊,还要我拍下来……」

  「傻瓜,当然是刺激啦,就像你和老师那样,不还在学校的教室里幽会吗。」

  我被她说的无话可驳了,

  「对了,你刚才有没有喜欢上我叔叔啊,他比周老师要好多了吧。」

  我自己都觉得说的话有些违心。

  「你不是喜欢你叔叔的吗,还要把我介绍给他?」

  「南郁馨你真是个疯女人!我……我……我才不会听你的呢。」

  「那……好吧……」

  「太好了!那么雅缘,这是我对你今天工作的一个小礼物哦。」

  「怎么样,不错吧,昨天我看你就挺喜欢我的丝袜的,所以送你一套新的。」

  「这不是很贵的吗……你就送我了?」

  「我们是朋友了吗,这点东西算什么啊,来……到里面赶紧换上吧。」

  说着她就把我带进了原来那个小仓库里,并很快把我的牛仔裤脱了下来,

  「你看你这么漂亮的腿,不穿点好丝袜真是太浪费了。」

  「好漂亮啊,粉红色的呢,看样子那个周老师还没碰过你这里吧。」

  「那是当然了,我怎么可能让他……呜……让他碰嘛。」

  「你……你味觉有问题啊……那种东西怎么会好喝啊!赶快放开啦……」

  「恩……好吧,那和我接个吻吧。」

  「雅缘,我的这双长靴你喜不喜欢啊?」

  「喜欢……」

  「啊……啊……雅缘……你的舌头好棒哦……人家要不行了啊……!」

  直到有一天,她突然又提起了她叔叔的事,

  「喂……雅缘,你还是不肯答应我,做我叔叔的女人吗?」

  「认清?难道郁馨你和周老师原来也……」

  我的话被她直接打断了,

  「雅缘,这里这里,你有穿丝袜过来的吧?」

  「恩,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啊,你不是说要让我看到和周老师有关的事吗?」

  「郁馨!是你吗郁馨。」

  「啊……是我啊老师,我这样把你绑着你不会怪我吧。」

  周老师似乎完全没有发现我这个多出来的人,还是自顾自地和郁馨说着话,

  「不要啦,老师,人家这条内裤很贵的哦。」

  「讨厌啦老师,别说这么变态的话嘛,人家下面都湿了。」

  老师还以为这里只有他们两人,说着各种无耻之极的话。

  「是啊,人家看到了哦,老师的鸡巴好大哦,吓死人家了,坏蛋。」

  「很大是吧……呵呵,只有为了你才会变大的哦。」

  「测试?」

  「愿意愿意!郁馨的丝袜脚……再臭我也愿意闻。」

  而郁馨也很配合的帮我说出了话来,

  「老师你过分了哦……我什么时候说过你能舔的啊?!」

  郁馨的语气好像女王一样,周老师的气势则如同下人一般萎了下去。

  「我……我只是……爱你……郁馨,你别生气!」

  这话如同晴天霹雳让周老师赶紧道歉,并说出了一些更失格的话来,

  「是吗?愿意当我的奴隶啊?那么愿意让我踩你吗?」

  「啊……郁馨……再踩……再用力点踩……我爱你!我爱你!」

  我有些受不了了,就你这样的软小鸡巴,再踩我都怕踩烂了啊。

  「老师……你的大鸡巴射的好快啊……人家丝袜都给弄脏了呢。」

  「雅缘!」

  「郁馨啊……」

  「你……没有怪我吧?」

  「怪你啊,怪你没早和我说这件事!」

  「恩……是啊,不过我已经不想再见到他了。」

  这小丫头竟然还想着她叔叔的事啊……哎,既然都这样了,我也答应她算了

  「好啦,我答应你行了吧,就怕你叔叔条件那么好不肯要我呢。」

  哎……这个南郁馨,想法永远都这么的与众不同,这也是她的可爱之处吧。

  「那我……什么时候去你家见你叔叔啊?」

  「郁馨,你的那个手镯为什么不换一个啊,和你不太配呢。」

  她回过头用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看着我,看来和她说这话的人我不是第一个。

  「这个手镯是我最珍贵的东西。」

  「哎?最珍贵?」

  「你叔叔?他那么有钱怎么会给这么难看的便宜货啊。」

  「那之后呢?」

  「所以你就那么喜欢他?」

  「郑雅缘!作业收好了就交过来吧。」

  「啊……南郁馨还没有交呢。」

  「没事,收过来吧。」

  哎……又是这样,南郁馨在这个班上似乎永远都有些某些特殊的待遇……

  「南郁馨,你今天怎么又没交作业!」

  身为学习委,我还是要把事情搞完的,哪怕问出理由也好。

  「啊……学习委大人啊……昨天家里有些事,没做啦。」

  「你!」

  「雅缘?是你吗?」

  「是我,老师。」

  「雅缘,你真是太美了,老师我真是爱死你了!」

  「老师……我是不是你心中最重要的女人?」

  「当然了……」

  「那你什么时候和你老婆离婚娶我啊?」

  听到这句我也放心了,是啊,我比他老婆漂亮那么多,根本就不用担心的。

  「雅缘,把你的内裤脱下来套在上面,然后再舔……」

  「雅缘,你就不肯穿着原来那条吗?」

  老师看到我换了新内裤后似乎有些失望,

  「讨厌啦,人家下午有体育课的。」

  真是稀奇啊,她竟然会主动和人说话……

  「喂,学习委大人,今天中午我拍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场面呢。」

  「你在说什么啊,和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啊,你可是视频的女主角呢,你看……」

  「你!……你……赶快……把视频关掉……」

  「你……你把这个给我看……是想怎么样……我没钱的……」

  我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了,她要是以此威胁我的话我真是有苦说不出了。

  她说的这话让我完全一头雾水,但又不敢说一个不字,只好开始找借口

  「我……我和你不一样,我……晚上要……参加补课的。」

  对了,这个南郁馨不参加晚自习的补课,每次都是一个人先放学。

  「你把我带到这来究竟想干什么……」

  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虚。

  「我和……我和老师之间的关系是……是纯洁的!」

  「南郁馨,我……我求求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不把这件事说出去。」

  「你……你究竟要让我做什么……」

  「我的腿和脚还有屁股美吗?」

  「都……很美……」

  「呵呵,很诚实的表情呢,我相信你说的是真话。」

  魔女……看到她现在这难以捉摸的妩媚笑容,我只能想到这个词。

  「你……你疯了吗……要我舔你的……那些……地方」

  「所以……你就要我舔你的那些地方?」

  「我……我舔你的脚行了吧……」

  「呼呼呼……15分钟哦,少一分钟的话我就把视频发网上了。」

  「想摸摸我的丝袜吗?」

  「怎么样……很棒的丝袜吧……和我现在的内裤文胸是一套的,要卖上千的。」

  「你如果让我今天满意的话,我以后说不定会送你一套哦……」

  妖娆的甜美女声却说出了让我更加绝望的话,我无路可退,只能照做。

  「你别在意,继续舔,我只是觉得你舔得不错给点奖励而已。」

  「呵呵,表扬一下,第一次舔得还算用心,你的舌头很不错呢。」

  「你究竟……」

  我还没说完,她就打断了我,

  「你……你究竟是想要我做什么?」

  「还有事情……?!」

  「哎呀,你都来了啊,不好意思久等了啊。」

  「没……没什么,赶快说有什么事吧。」

  「呵呵,别急嘛,难得的周末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我请客。」

  「你现在该说了吧,到底想要我做什么,一直这样威胁我难道很有意思吗!」

  「为什么一定要是我?!就因为漂亮?」

  我要疯了,她竟然连我家的条件都知道,这根本就是打算玩死我啊。

  「你会用这个dv机吗?」

  「我来教你,等会拍的时候你就这样……」

  当她教完了我使用方法之后,就开始告诉我今天我的任务了。

  「只要……拍下来就可以了吗?」

  「恩,很简单吧。」

  「叔叔,来……就是这里了。」

  「这里不就是家附近的巷子吗,你选的就是这里?」

  「恩……确实这里不会有人来呢,就是不知道声音会不会传出去啊。」

  「那又有什么关系,就是这样才刺激嘛。」

  「你个小骚货,是不是还要找个人来看看才舒服啊。」

  「讨厌啦……」

  「叔叔,馨儿的骚屄今天可是痒了一天了哦,人家都忍不住了啦。」

  南郁馨突然自己把外套脱了下来,他们难道打算在这里做那种事!?疯了吧!

  而且她喊那个男人叔叔?难道是亲叔叔?应该不肯能吧……

  「叔叔,馨儿今天绝对会让你在我嘴里10分钟内射出来的。」

  「小骚货口气很大啊,那叔叔我倒要看看你那条小淫舌有多大进步了。」

  「恩?这里有人吗?」

  好在这个房间很黑,男人似乎没看到我的人,而南郁馨也帮忙开脱了,

  「是猫吧叔叔,这里不会有人的,刚才那个叫声那么可爱,可能是猫叫啦。」

  为什么啊……长这么帅还有那样的巨根……南郁馨,我好羡慕你……

  「叔叔,馨儿要尿尿。」

  「恩,就在这里吧。」

  「嘻嘻,叔叔的肉棒还以老样子了,哪怕刚射过浇上馨儿的尿也会勃起呢。」

  「小骚货自己还不是喜欢被这样骚的肉棒插。」

  「叔叔,今天把馨儿抱起来插吧。」

  「要换姿势吗?」

  「恩,难得在外面插穴,索性姿势也大胆点。」

  「叔叔……射……射在馨儿的里面……让……让馨儿怀孕啊!……」

  「怎么样!很棒吧。」

  「什么很棒啊……你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啊,让人家拍这种事。」

  「那你会把我那段视频删掉吗?」

  「不会,我还想再多玩玩你呢。」

  靠,前言撤回,她还是很讨厌。

  「对了,那个男人你喊他叔叔,他到底是你什么人啊?」

  「就是叔叔咯,亲叔叔。」

  我没有听错什么吧!?这不就是说他们两个是那个……那个……

  「恩……知道的。」

  「那……那你们为什么要跑到这种地方做啊,还要我拍下来……」

  「傻瓜,当然是刺激啦,就像你和老师那样,不还在学校的教室里幽会吗。」

  我被她说的无话可驳了,

  「对了,你刚才有没有喜欢上我叔叔啊,他比周老师要好多了吧。」

  我自己都觉得说的话有些违心。

  「你不是喜欢你叔叔的吗,还要把我介绍给他?」

  「南郁馨你真是个疯女人!我……我……我才不会听你的呢。」

  「那……好吧……」

  「太好了!那么雅缘,这是我对你今天工作的一个小礼物哦。」

  「怎么样,不错吧,昨天我看你就挺喜欢我的丝袜的,所以送你一套新的。」

  「这不是很贵的吗……你就送我了?」

  「我们是朋友了吗,这点东西算什么啊,来……到里面赶紧换上吧。」

  说着她就把我带进了原来那个小仓库里,并很快把我的牛仔裤脱了下来,

  「你看你这么漂亮的腿,不穿点好丝袜真是太浪费了。」

  「好漂亮啊,粉红色的呢,看样子那个周老师还没碰过你这里吧。」

  「那是当然了,我怎么可能让他……呜……让他碰嘛。」

  「你……你味觉有问题啊……那种东西怎么会好喝啊!赶快放开啦……」

  「恩……好吧,那和我接个吻吧。」

  「雅缘,我的这双长靴你喜不喜欢啊?」

  「喜欢……」

  「啊……啊……雅缘……你的舌头好棒哦……人家要不行了啊……!」

  直到有一天,她突然又提起了她叔叔的事,

  「喂……雅缘,你还是不肯答应我,做我叔叔的女人吗?」

  「认清?难道郁馨你和周老师原来也……」

  我的话被她直接打断了,

  「雅缘,这里这里,你有穿丝袜过来的吧?」

  「恩,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啊,你不是说要让我看到和周老师有关的事吗?」

  「郁馨!是你吗郁馨。」

  「啊……是我啊老师,我这样把你绑着你不会怪我吧。」

  周老师似乎完全没有发现我这个多出来的人,还是自顾自地和郁馨说着话,

  「不要啦,老师,人家这条内裤很贵的哦。」

  「讨厌啦老师,别说这么变态的话嘛,人家下面都湿了。」

  老师还以为这里只有他们两人,说着各种无耻之极的话。

  「是啊,人家看到了哦,老师的鸡巴好大哦,吓死人家了,坏蛋。」

  「很大是吧……呵呵,只有为了你才会变大的哦。」

  「测试?」

  「愿意愿意!郁馨的丝袜脚……再臭我也愿意闻。」

  而郁馨也很配合的帮我说出了话来,

  「老师你过分了哦……我什么时候说过你能舔的啊?!」

  郁馨的语气好像女王一样,周老师的气势则如同下人一般萎了下去。

  「我……我只是……爱你……郁馨,你别生气!」

  这话如同晴天霹雳让周老师赶紧道歉,并说出了一些更失格的话来,

  「是吗?愿意当我的奴隶啊?那么愿意让我踩你吗?」

  「啊……郁馨……再踩……再用力点踩……我爱你!我爱你!」

  我有些受不了了,就你这样的软小鸡巴,再踩我都怕踩烂了啊。

  「老师……你的大鸡巴射的好快啊……人家丝袜都给弄脏了呢。」

  「雅缘!」

  「郁馨啊……」

  「你……没有怪我吧?」

  「怪你啊,怪你没早和我说这件事!」

  「恩……是啊,不过我已经不想再见到他了。」

  这小丫头竟然还想着她叔叔的事啊……哎,既然都这样了,我也答应她算了

  「好啦,我答应你行了吧,就怕你叔叔条件那么好不肯要我呢。」

  哎……这个南郁馨,想法永远都这么的与众不同,这也是她的可爱之处吧。

  「那我……什么时候去你家见你叔叔啊?」

  「郁馨,你的那个手镯为什么不换一个啊,和你不太配呢。」

  她回过头用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看着我,看来和她说这话的人我不是第一个。

  「这个手镯是我最珍贵的东西。」

  「哎?最珍贵?」

  「你叔叔?他那么有钱怎么会给这么难看的便宜货啊。」

  「那之后呢?」

  「所以你就那么喜欢他?」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mwxw.com/lunli/7551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