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激情都市

主人和奴隶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1)

  没有任何的不适,我跪伏在主人的身前。这是我所期待和喜爱的,我的身体赤裸着,我的乳房袒露着,但是,在我的颈部戴着主人给我套上的项圈,那项圈是由黑色的真皮所作,同我白色的肌肤相衬,显得色彩的搭配非常的完美。一条铁链,自然的从项圈上垂下,每当我动作的时候,都发出悦耳的声音。

  西边的墙上,有着一面硕大的镜子,我扭过头去,看到镜中的主人是那样的性感,是那样的柔情。主人穿着睡衣,端坐在椅子上,仿佛一尊塑像一般。主人的目光注视着赤裸的我,那目光,透露着深情,透露着爱意。主人的双手,骨骼舒展,非常的俊美,正抚慰着我的秀髮,并不时的扭动我的头颅,以亲吻着主人那暴露在睡衣下摆外的阳物。

  作为深爱多年的情侣,主人对我从来都是怜爱无比的,而我也是深深的爱着我的主人的。主人就是我的生命,就是我的太阳,就是我永远追随和侍奉的爱人。我收回我的目光,主人的阳物坚硬的高挺着,有如一尊勃起的沖天玉柱。我的舌尖轻轻的舔嗜着,并不时的用我的嘴唇吸润着,我能感受到主人阳物的温度,同样的,我也能感受到主人的欢愉。

  品位着主人的体香,我的心裏也是非常的高兴。随着主人阳物的抖动,我也加快了我吸润的速度,我的头不断的抖动着,那牵连着项圈的铁链也“哗啦、哗啦”的响着,仿佛是我们欢快交合的乐曲。主人推开了我的头,将阳物从我的口中抽出,我仍恋恋不捨的追随着,追随着那让我魂牵梦绕的对象。

  主人笑了,说:“小宝贝,你的下边也急了吧,我也该让你痛快、痛快了。”主人牵着我项圈上的铁链,将我拉到那面镜子前,让我的脸对着那面镜子。我双手伏在地上,象一条狗一样的撅着白皙的屁股。这时,我的阴部已经潮湿的厉害,两片肥厚的阴唇一颤一颤的,正等待着被侵入,等待着被我的主人侵入。

  主人站在我的身后,一只手牵着锁住我的铁链,一只手在我那潮湿的阴部抚摩着。我不由的呻吟了起来,那幺一种麻酥的感觉令我难以抑制性的冲动,我仿佛感到自己行走在云雾中,飘然欲仙,这是我的幸福时光。主人的手仍有节制的运动着,在我那颳的白皙的阴部运动着,主人说:“这刚颳过的阴毛,怎幺又漏了出来?”

  我呻吟着,摇动着屁股,那情形,真的仿佛一只发情的母狗。我企求着:“主人,请进入我的体内,我想和你合为一体。”主人看到我急迫的神态,也笑了,将手从我的阴部抽出,轻轻的在我的屁股上拍打了几下,仿佛欲决的堤坝又被洪水冲击一样,我体内受虐的因数再次的提升我的性慾的快感,我呻吟的更加肆无忌惮了。

  主人的阳物也坚挺异常,轻车熟路般的抵进我的阴部,而这时,我的阴部有规律的启合着,以接纳主人的进入。当主人的阳物完全的进入我的潮湿粘滑的下体时,我感到充实,不光是我的身体感到充实,同时,我的精神也感到充实。

  主人鬆开了手中的铁链,双手伏在我的胯部,仿佛一个将军一样,而我就是将军所驱使的战马。铁链从我的颈部滑下,随着主人的进入和抽动,那阵阵的快感仿佛惊涛一样从我的体内不断的涌出,我大声的呻吟着,使劲的摇晃着头颅,那铁链也随着我的摇晃而抖动。我偏过头去,将铁链含在了口中,以抑制我的呻吟–

  主人在我的身后剧烈的抽动着,我的阴部承受着主人不断的冲击。这个冲击,是一种爱,是一种人性的真谛。我喜欢这种冲击,就如同我喜欢爱一样。甚至于我希望这种冲击、这种爱,可以延续我的一生,永不终止–

(2)

  依偎在主人的怀裏,我感到幸福和塌实,感到有一种归属的自在。主人的肩膀宽阔而富有弹性,是标準的男人的肩膀,它隐含着力量和温暖。而我的肌体柔弱无骨,光洁若玉,经常的被主人形容为一条性感的美人鱼。主人的双臂搂抱着我,用他的话来说,叫作“抱得美人归”。

  卧室裏的灯光氤氲而祥和,那组合的音响中,正试有试无的放着清缓的音乐。当我和主人都双双的达到高潮,摊在地上的时候,我最喜欢听到的就是主人喃喃的话语:“昭,我的小昭,我爱你”。那是主人发自肺腑的声音,是绝对的没有掺假的表露。而我,只能机诫的回答:“主人,我也爱你,我愿永远作你的奴隶。”

  盥洗过后,主人将我牵到了床上,解开了栓系在我项圈上的铁链。我看了看主人下体那已经耷拉下去了的阳物,用手轻轻的抚摩着,说:“主人,还要把我捆起来吗?”

  主人低头亲吻了我一下,说:“你说哪?”

  我跪坐在主人的面前,将双手倒背在身后,说:“主人,请将奴隶捆绑起来吧。”

  主人从床上的枕头旁边,抽出了一根红色的绳索,看到那绳索,我的下体就有了一种发热的感觉,仿佛那绳索就是我身体的一个部分。主人将绳索从我的项圈后边的铁环中穿过,然后在我的上臂处,缠绕了两圈,打了个节后,拉到了前边,开始捆缚我娇小的乳房。在绳索的捆扎下,我的乳房开始挺起,有如两个隆起的山包。我低头看着,我的脸也开始发烫了,我能感觉的到,我的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将我的乳房捆缚好了以后,主人即将剩余的绳子拉到背后节好,而没有捆绑我的两只前臂和手腕。这是我的主人多次捆绑我后作的一种改进,这样,我的双手就还有着些许的自由,能尽可能的保持身体的平衡,况且,这样捆绑的话,经过一夜的睡眠,我的手臂也不会因为血液的不迴圈,而变的麻木。

  在捆缚我的过程中,我能感觉到主人的亢奋,主人的阳物也开始坚挺起来,并不时的摩擦到我的身体上。同时,我的身体也有了感觉,我眯缝着眼睛,口中轻轻的呻吟着,尽情的体味着被虐待的滋味。

  随着“哗啦、哗啦”的铁链的撞击声,我知道,主人已经将我每晚必须佩带的脚镣拿了出来,那是一副不锈钢的脚镣,有九斤多重。主人的手捉住了我跪伏的脚腕,我能感觉到镣箍套到我肌肤上的凉爽,随着“喀哒”的声响,脚镣戴到了我的脚腕上,接着,是另一只–

  主人仰躺在床铺上,笑眯眯的望着我,望着我这个被捆绑着,戴着脚镣的奴隶,那勃起的阳物也高傲的挺立着。我挪动跪着的双膝,拖动着脚上的脚镣,凑到主人的身前,弯下身,将我的小口凑到主人的阳物上,慢慢的润吸着,仿佛那就是我这个奴隶的美食。

  主人闭上眼睛,尽情的享受着,不时的发出一两下呻吟的声音,我更加卖力的侍奉着,这是我,一个奴隶的职责。我知道,主人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而同样的,我的幸福也是主人的幸福。主人愉悦的享受着,阳物在我的挑逗下也逐渐的变大,变粗。我偷眼看去,这时的主人全然没有了主人的尊严,仿佛一个初涉爱河的新生。

  我笑了,想和我的主人开一个玩笑。我收回舔弄着主人阳物的舌头,用我的两排牙齿在主人的阳物上轻轻的摩擦几下–

(3)

  随着我牙齿的磨合,仰躺在床上享受的主人夸张的叫了起来。我擡起头,有些幸灾乐祸的问到:“怎幺了,主人,你叫唤什幺?”

  主人伸出了手,捏住我小巧的鼻子,说:“你想谋杀亲夫啊,看我怎幺收拾你。”

  我装出一副害怕的表情,极力的想挣脱主人捏住我鼻子的手,说:“奴隶不敢了,奴隶不是有意的,请主人责罚。”

  “好吧。”主人说:“那你说说,谋杀亲夫,将怎幺定罪–”

  我的脑子转了转,说:“依古代的律法,谋杀亲夫,将被判骑木驴游街示众,淩迟处死。”

  主人使劲的捏着我的鼻子,恶狠狠的说:“那你说,我将会怎幺责罚你哪?”

  看主人的神态,我不由的想笑,只是鼻子被主人捏得酸酸的,哪里还笑得出来。我仰着脸说:“奴隶确实不是有意的,请主人原谅,如是主人想责罚的话,还请主人爱我,用你的阳物,使劲的侵犯奴隶的下体。”

  主人笑了,鬆开了捏着我鼻子的手,说:“不羞,刚被插过,就还想。”

  我伏在主人的身上,用没有被捆住的手,握着主人那坚挺的阳物,说:“不吗,不吗,奴隶就想,天天想,时时想,想着主人的大鸟插我。”

  其实,在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我没有任何的不适。主人就是我的最爱,而我就是主人的宠物,在主人和我的交往中,我们抛弃了任何的虚伪、任何的假面,我们沈浸在爱的游戏中,我们乐此不疲,心心相印。

  主人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你谋杀亲夫,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本主人就判你扮作母狗一天,以敬效尤。”

  我依偎在主人的怀裏,摇晃着身子撒娇,说:“奴隶接受主人的责罚,但是,今天晚上我想和主人睡在一起。明天,我再扮作主人的母狗,可以吗?”

  主人摇了摇头,对我的撒娇感到无可奈何,伸手将我揽在了怀裏,说:“好吧,好吧。我今天就搂着我的小奴隶睡。”

  看到主人答应了我的要求,我的心裏非常的高兴,今天晚上又可以在主人宽阔、温暖的怀抱裏入睡了,而不必象母狗一样拖带着铁链,倦曲在地下室或者主人的脚边。我伏在主人的胸前,伸出舌头,轻轻的舔着主人的胸部,温驯的仿佛一只猫。我知道,主人同样的喜欢我这样的舔嗜的。

  果然,主人搂抱我的胳膊将我搂抱的更紧了,我擡动一下戴着脚镣的双腿,将主人的阳物夹在我的阴部。我喜欢这样的一种姿态,在我的意识裏,好象主人的那件阳物本来就是我身体的一个部分,只有当它插入或者被我夹紧的时候,我才感到充实,感到愉悦。

  主人的手轻轻的拍打着我的后背,那怜爱的情形令我感动。我在主人的怀裏享受着幸福,同时,在我的心裏,我也在暗暗的发誓,我一定要听主人的话,作一个好的奴隶。不论主人让我干什幺,作什幺,我都要去作,我要让主人高兴,让主人爱我。

  想到主人明天将要对我的责罚,我的脸有些发红,同时,在我的心裏,也有着一种期待。因为,我知道,主人每一次对我的责罚,都会更加的爱我一分。想到自己赤身裸体的,不能站立,只能象狗一样的起居,想到自己的项圈和乳头上将挂上叮噹作响的铃铛,尤其是想到自己的肛门裏将插上真正的狗的尾巴,我的下体又渐渐的湿了–

(4)

  当我醒来的时候,主人已经起床了,我的旁边空蕩蕩的,只留下主人的体味。我用没有捆住的双手,撑住床铺,慢慢的擡起身子,下了床。兴许是脚镣的铁链,在地上拖动的声音,惊动了我的主人,主人在厨房裏问到:“小昭,睡醒了吗?你等等,我马上就好。”

  我走到厨房的门口,看到主人已经煎好了鸡蛋、热好了牛奶,摆放在餐桌上。我连忙说道:“主人,这些活该奴隶来干的,怎幺能劳动主人–”

  主人用毛巾檫了一下手,走到我的身前,吻了吻我,然后说:“今天就破一回例吧。”

  我笑了,我知道,这一定是主人的诡计。每一次,主人準备惩罚或者调教我之前,都对待我特别的好,呵护备志,这一次也不例外。想到昨天晚上主人的话语,想到主人判我做一天母狗的决定,再看看主人现在的表现,我全都明白了。

  我斜倚在厨房的木门前,摇晃着我被捆绑住的身体,说:“还请主人为奴隶解开束缚,待奴隶从卫生间出来,再好好的接受主人的惩罚,作一个乖乖的母狗。”

  主人笑了,弯腰一把将我抱了起来,朝卫生间走去,我脚上的不锈钢的脚镣就自然的垂下,那铁链也发出了“哗啦”的声响。

  在卫生间间,我挣扎着想从主人的怀抱裏下来,谁知主人制止了我的挣扎,而是将我抱在了身前,两只手抄起我的双腿,于是,我就如同一个婴孩一样的被主人抱着了。我的头倚在主人的胸前,我的脸有些发烫,我能看到我的两条白皙的腿被主人平端的伸出,我能看到我脚上的铁镣晃动着。

  “主人,奴隶这样尿不出来–”我羞愧的说。

  主人没有说话,抱着我拧开了旁边的水龙头,水哗哗地流淌了出来,那水流的声音激起了我的便意,然后主人又吹起了口哨,轻轻的、柔柔的,仿佛我真的是一个不懂事的婴孩,被大人抱着小便一样。

  尿液终于喷涌而出,如同一条银色的水注向前射区,我连忙擡起双腿,防备尿液射到脚镣的铁链之上。主人的手也向下摸去,摸到了我的阴唇,摸到了我的尿道,痒痒的、酥酥的。我强忍着,连忙说道:“主人,不要,髒–”

  主人的手在我的下体处摸着,说:“哈哈,怎幺会哪?童子的尿,是人间的极品,怎幺会髒哪,况且又是你这样的童女,更是圣品。”

  我羞孬的晃了晃屁股,对主人说:“主人,好了,请放奴隶下来吧。”

  主人的手继续下摸,碰到了我的菊花蕾,将头凑近我的耳边,轻柔的说:“这裏还没有清理哪。”

  我摇了摇头,说:“奴隶现在不想。”

  “那怎幺行,一会儿还要扮作母狗,这裏要插上尾巴的,现在不清理乾净怎幺可以?”主人的手一边继续的摸着,一边温柔的说。

  我将头靠在主人的怀裏,闭上了眼睛,说:“主人,不插尾巴可以吗?”

  “不行。”主人说:“你谋杀亲夫,本该骑木驴,淩迟处死的。现在本主人法外施恩,你不叩谢,倒还罢了,竟然讲起了条件。再说了,作一条秃尾巴的狗多丑啊–”

  看到没有通融的余地,我也就没有坚持,反正一客不烦二主,我只能依主人的意见而行了。

  排泄完后,主人打开了淋浴装置,我的手臂还是被捆绑着,没有解开。温暖的水从高空淋下,洒在我的肌肤上,很是舒适。主人细心的为我檫试着,而我就如同玩偶一样,被动的接受着主人的服务,接受着主人的爱意。这种时刻,是我最幸福的时光,它令我深深的陶醉,陶醉于主人的手、掺和着温水流过我的全身。

(5)

  早餐也是主人喂我而吃的,我端坐在餐桌前,脚上锁着不锈钢的脚镣,洁白的双乳和臂膀被红色的绳索捆绑着,高挺的脖子上戴着黑色的项圈,仿佛一个被俘的公主。而主人,坐在我的旁边,微笑着,很有风度的将早餐送入我的口中。象极了一个有责任的男人,具体的说,是一个情人、丈夫或者父亲,反正,我心中的男人,就是我主人这样的。

  我本能的吞食着主人的餵食,那情形,乖极了。我知道,主人最喜欢的就是我乖巧的性格,于是,不论在什幺时候,我都是一个乖巧的奴隶。主人看着我微笑,而我也在吞食的间隙,眯缝着眼睛,淫蕩的朝主人撒着娇,并不时的伸出舌头,作出亲吻的神态。

  主人笑了,将牛奶含在口中,凑到我的嘴前,我连忙擡起头,张开了我的小口,接受主人的恩典。香甜的牛奶流遍我的口腔,紧接着,是主人的舌头探了进来,同我的舌头交接在一起。幸福的暖流煞时流遍我的全身,只可惜,我的双臂还被捆绑着,不能将我的主人揽在怀裏,我只能挺直着身子,用我的双乳摩擦着主人的躯体。

  我跪坐在主人的身前,其温顺的就如同一条听话的母狗。主人怜爱的解开了捆缚住我双臂和乳房的绳索,然后,伸出双手,温柔的抚摩着我肌体上那捆绑后所留下的痕迹,其细心的程度,仿佛抚摩一件精美的玉器。然后,主人转到我的身后,伏下身子,将我脚上的脚镣也打开了扣着的锁,放在我的旁边。

  主人摩挲着我的头髮,问到:“你真的愿意作二十四小时的母狗,没有怨言吗?”

  “是的。”我回答,“我愿意作主人的母狗,没有任何的怨言。”

  主人说:“作了母狗,将不再能站立的行走,将不再说人类的语言,你能做到吗?”

  我点了点头,说:“奴隶能做到,奴隶喜欢做母狗,请主人给奴隶装扮。”

  主人先吻了吻我,然后拿出了两个小些的铜铃,用红色的丝线,细心的系在了我的两个乳头上。当主人的手给我的乳头系上铜铃的时候,我的两个乳房就开始发硬、变涨,我的体内,也莫名其妙的兴奋了起来,仿佛我天生就是受虐的本性,而这一切都是我所喜欢和期待的。

  紧接着,主人又拿出了两个更大一些的铜铃,我知道,那是系在我脖子上的项圈上的饰物,也就是母狗的标誌。我也知道,当我的项圈上系上了这两个铜铃之后,我的身份就是主人的母狗了,不论我的身体有任何的动作,这两个铜铃都会叮噹的作响,提醒我母狗的身份。同时我更知道,当我戴上了这代表着母狗身份的铜铃之后,我的身份就由奴隶变成了母狗,我就将不再能站立的行走,不再能说人类的语言。

  我将双手伏在地上,伸出我修长的脖子,任由主人将那两个叮噹作响的铜铃挂在了我的项圈之上。当主人挂好之后,我摇了摇头,于是,那两个铜铃就欢快的响了起来,清脆而悦耳。主人拍打了一下我的屁股,说:“还不谢谢主人的赏赐–”

  我摇动着屁股,口中“汪、汪–”的叫唤了两下,即使这个轻微的动作,都带动着项圈和乳房上的铜铃叮噹的响着。主人“哈哈”的笑着,又拿过了拿了两个护膝,分别给我戴在左右腿的膝盖上,我知道,那是主人对我的爱,更是一种保护,这样即使我长时间的跪立、爬行,双膝也不会感到痛苦和不适。

  那不锈钢的脚镣重又戴在了我的脚腕之上,只是这次不光我的脚上戴着脚镣,我的两个手腕上也被主人锁上了铁链,只不过手腕上的铁链要短的多,也不是多幺的沈重。为着爬行的方便,主人又用一根铁链将手腕上的铁链,同脚镣上的铁链连在了一起。这样,当我爬行的时候,一擡手也就能扯动着脚上的脚镣前行。

(6)

  最后,主人才拿出了我最后的饰物,一条真正的狗的尾巴。只不过这条狗的尾巴,被主人做了加工,前端是一段透明的硅体,其内镂空,有一个球体,既方便主人的插入,又不会很容易的滑落,况且镂空的结构,也不妨碍我体内气体的流畅。硅体的后边才是狗的尾巴,黑色的发泽,毛茸茸的。

  看到那个物件,我的心裏有着一种的恐惧。记得刚开始主人给我插上那个狗的尾巴的时候,每一次,我的屁眼都被撑的生疼,火辣辣的,行动也不是多幺的自如。当然了,经过多次的插入后,我的屁眼已经能很方便的接纳它了,但过去的痛苦,还是使我对这个狗的尾巴心有余悸。

  主人将尾巴的硅体放入我的空中,让我叨着。然后,用手摸了摸我因为紧张而收缩和乾枯的菊花蕾,朝上面涂了些甘油,即开始搓揉了起来。不一会,我的屁眼就在主人的搓揉下放鬆了,主人取下我口中叨着的尾巴,那尾巴上以沾满了我的口液。主人将它凑到我的肛门口处,很轻鬆和自如的插了进去–

  当主人将尾巴插入我的屁眼的剎那,我还是习惯性的“啊”了一声,然后,我就觉得我的肛门变的充实,并且开始收缩。我伏在地上摇动着尾巴向主人表示谢意,同时,项圈和乳头上的铃铛也响了起来,其淫蕩的情形无以覆加。

  主人拍打了一下我的屁股,说:“好了,现在我们的母狗可以运动了。”

  我张开口,“汪、汪–”的叫了两声,然后,伸开四肢,拖动着手脚上的铁链围着主人转了两圈,那情形,就如同一条真正的宠物犬围着它的主人。只不过我这个装扮的宠物犬要显得更加辛苦,毕竟手脚上的镣铐要限制我的自由,增加我的负担。

  主人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说:“好好的体味一下,明天的这个时候,就是你自由的时刻。”

  我也擡头看了看,“汪、汪–”的叫了两声,算是对主人的回应。

  主人穿好了衣物,打好领带,潇洒的有如王子一般,将公事包夹在腋间。我知道,主人要工作去了,要离开我的视野,我不舍的将头在主人的腿边摩挲着,一付亲昵的姿态。主人拿了一块厚厚的毡垫,放在了书房的电脑桌前,将我牵到了那裏,我知道,那裏就是我的栖身之所了。

  我斜躺在毡垫上,将手脚上的镣铐放好,象极了一头乖巧的母犬,我尽力的斜靠着,以避开屁股上尾巴对毡垫的接触。主人从书架上抽出了一本书,放在了我的面前,说:“你是一只有文化的母狗,我不在的时候,看看书吧,也省得寂寞和想我。”

  我“汪、汪”的叫了两声,以回谢主人的关心。我知道,那是我和主人最喜欢看的李银河女士着的《虐恋亚文化》,其淡雅的封面裏,隐含和许多的内容,尤其是后半部分附录的王小波先生翻译的《O的故事》,更是虐恋文学的经典之作。

  主人蹲下了身子,吻了吻我的嘴唇后,用手拨弄了一下栓在我乳头上的铃铛,使它发出了好听的声音后,主人才露出满意的笑容,然后,主人才走出房间–

  我看到主人的身材消失在门外,我听到主人锁门的声响,先是房门,然后才是钢栅栏一样的防盗门。现在,房间裏就只有我一个人,不,是一条狗,一条披挂着铁链和铃铛的母狗了。我斜躺在主人放置的毡垫上,手中无目的翻弄着书页,心中怀念着主人–

  主人是我的中学的同学,也可以说算是青梅竹马的朋友了。记得和主人的结识,也是一段巧合,就如同俗话说的那样:“鱼找鱼,虾找虾。”在茫茫的人海中,能得到主人这样的朋友作为终身的伴侣,也是我们的一种幸福。

(7)

  上中学的时候,我就对被捆绑和束缚感到了着迷。那时,我就对电影和书本中的这些镜头和描写有了生理的感应,每每看到其中的镜头,我就感到身体发热,并且有着一种快感。我有时就幻想着那被捆绑和束缚的就是我,在漆黑的监牢裏,在恐怖的刑场上,我戴着镣铐,被监禁着,被押解着–

  于是,我自觉不自觉的总是喜欢将双手背在后边,仿佛被捆绑着,或者站在校园裏的大树下,或者站在操场的旗杆下,尽情的想像着。我也总是能感到有一双眼睛经常的注视着我,仿佛我心中的秘密已经被他看穿一样。

  这双眼睛的主人,就是我现在的主人,一个既文静又略显粗旷的男人。当然了,这是许多年后,我们都走上社会,重新结识后才彼此透露的秘密。仿佛就是上天的安排,才使我和主人彼此的结合,才使我找到了归属,也使主人得到了我这个乖巧的奴隶。

  第一次到主人家裏的时候,我还是一个腼腆的女孩,那时和主人牵着手走在街上,碰到熟人还会脸红。在主人的卧室裏,我第一次看到一种杂誌,好象是《香港重案》,彩色的封页上就是各种被捆绑的很漂亮的女人。当时,我的呼吸就变的急促了,我根本就没有想到,我心中的奢望竟然在现实中有真的显现。

  主人的手扶在我的肩头,问:“喜欢吗?”

  我没有说话,将书捲在手裏,闭上了眼睛。这样的问题,我根本就不能回答,虽然我的梦中无数次的有过这样的情景,但我一直的认为,那只能是在梦中–

  主人将我的头轻轻的捧起,一个吻就打跨了我所有的心理防线,我依偎在主人的怀裏,其温驯的程度,就如同一只小猫。主人和我一起翻阅着那些彩页,翻阅着那些被捆绑的女人,在我的心裏,我是多幺的期待那些被捆绑的女人,就是我啊。

  但是,当我的主人将嘴凑到我的耳边,轻轻的问:“将你也绑起来,好吗?”的时候,我还是矜持的摇着头,说:“不,我害怕。”

  主人笑了,说:“难道你不相信我吗?”

  我说:“不,我相信。”

  主人又问:“难道你不爱我,或者我不爱你吗?”

  我没有说话,转身和主人紧紧的拥抱起来,双唇也贴在了一起,热烈的吻着,那一刻,我的身体发热,眼泪也情不自禁的流了出来。

  过了许久,我离开主人的怀抱,在主人的身前曲身跪下,将双臂向后边背去,咬了咬嘴唇,说:“绑吧,我愿意–”

  主人也很是激动,他一把将我抱起,先吻了吻我微闭的双眼,然后将我背在后边的双臂拿到前边,用一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mwxw.com/doushi/77868/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