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激情都市

淫城系列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第一章淫游南岭

  却说那淫城以南数十公里,就是南大岭的崇山峻岭。南大岭,从西到东,绵延数千公里,纵深数百公里,汽车在山中穿行数天,穿越南大岭,就可到达广大的南方地区了。

  那南大岭的崇山峻岭之中,有无数的溪流河水,林木茂密,风景与淫城所在的八百里淫川平原完全不同。每到週末,淫城的有钱人,便纷纷驱车,前往山中避暑。

  南大岭北侧的少华山,有许多度假山庄,还有很多有钱人的别墅区。

  淫城某民营公司经理赵大勇,三十三四岁,是孙诚的业务伙伴,这家伙和孙诚虽然都开着自己的公司,都是老闆,但和孙诚不同的是,他黑白两道都很熟,比孙诚更加狂热地爱好玩弄性感老妇。

  他的老娘赵宝玲和他大姨赵燕玲,是两位性感老妇,当然难逃他的魔掌。他爹早死了,母亲和大姨依靠他生活,成了他的性女奴。大姨虽然自己有家,但生活上靠他接济,自难逃折磨。

  八月初,淫城酷暑已过,天气阴阴的很舒服,时而还下些小雨。虽然已不热了,可週末,赵大勇还是按照老习惯,开着他那辆银灰色的海南马自达,拉着母亲和大姨,前往南大岭,换换空气。

  这是个星期六的下午,天阴阴地,赵大勇驾着车,轻快地奔驰在淫城通往南大岭的平整的一级公路上。

  一个小时后,他们来到了南大岭北侧的少华山脚下,开始进山。

  在山路上,车到半山腰,他们看到路边有一家山民自己开的休闲区,还有停车场,于是停了车,来到那休闲区。

  那休闲区位于一条溪流边,在溪边的石头上,摆着些塑料桌椅,这地方草木繁茂,山青水秀,令人心情为之一爽。

  三人下车,挑了溪边一张桌子坐下。主人家送上茶水饮料,他们却说不要,原因何在,看到后面便知。

  由于是夏天,赵燕玲老姐妹花都穿着短裙,光着美腿香莲,穿着拖鞋,见那草木掩映中,溪水清澈见底,赵燕玲先自忍不住了,离开椅子,走到石边,将一只香莲伸到水里,开始用溪水洗脚。

  说到这里,应该描述一下赵燕玲老姐妹花了。

  赵大勇的性感老娘赵宝玲,54岁,身高1米65,容貌姣好,丰满白嫩,肥臀美腿,脚长得异常秀美白嫩;赵大咏的大姨赵燕玲,58岁,1米68,貌俊美,大乳细腰肥臀美腿,葵7d长得异常秀美白皙。老姐妹花都是淫城常见的那种性感老妇。

  那大姨赵燕玲在溪水中洗脚,那脚越发显得白皙,看得赵大勇直嚥口水,他也走了过去,伸出手去,捉了大姨的白皙秀足,帮她洗脚。赵燕玲的脚很敏感,很怕痒,被赵大勇一捏,痒得她惊叫起来,想把脚收回,却哪里挣扎得脱?

  赵大勇使劲捏弄着大姨的秀足,鸡巴渐渐有些硬了。到后来,他抬起大姨的秀足,吞到嘴里,尽情品嚐起来,弄得大姨咦咦呀呀叫个不停。

  那边,性感老娘赵宝玲见儿子和大姐玩得高兴,不觉有些吃醋,便也赶了过来,拿起带摄影功能的手机,叫道:「给你们拍几张品莲图吧。」

  便连连拍摄了十几张数码照片。

  然后,她也把她的嫩脚伸到清澈的溪水里,洗了起来。

  赵大勇见四只香莲泡在清澈的溪水里,倍感刺激,便放下大姨的脚,连连捧起那溪水,喝下肚去,歎道:「这是你们洗脚的溪水啊,高级饮品啊!」

  他又捉了母亲的嫩白脚,捏弄起来,又弄得母亲痒得叫个不停。

  大姨赵燕玲见了,心下也不觉微微有一些妒意,一解花小褂,露出两只大乳房,道:「你们饿了吧,来吃奶吧。」

  原来,赵燕玲家丈夫儿子齐全,她生儿子晚,儿子今年才十四岁,一直吃她的奶,五十余岁的丈夫也吃。

  她和二妹及外甥出去旅游,只要有她在,就不用买饮料和食品,吃她的奶就可以了。她自己也吃她挤出的奶。现在外面买的食品卫生状况令人不能放心,吃她的奶,又好吃,又卫生。

  那母子俩都扑上去,各叼住她一只褐色大奶头子,使劲吮吸。赵大勇边吸还边使劲地挤大姨的奶子,赵燕玲被弄得又疼又痒,一个劲地叫唤。

  这时,那主人家看到这一幕,也激动起来。这里要交待一下,那主人家也是母子两人,儿子大约十六七岁,母亲四十七岁,中等身材,虽说是山民,却有着前秦帝国血缘,那妇人虽然上了年纪,也有些姿色,甚为肥美,奶子很大,她也是穿着短裙,光脚穿着拖鞋,刚才赵大勇就注意到了,她的脚长得甚为性感娇小光滑。

  这家母亲名叫王月宝,儿子名叫王建设。山里人家,没什幺娱乐,儿子几年前就把母亲奸了。

  母子俩见到溪水里的一幕,半大的小伙王建设冲动起来,一把将母亲按翻在床。他们有个屋子,屋子外有凉棚,凉棚下有个小床。有时客人有性要求,王月宝就在这小床上或在屋里供客人蹂躏,赚点钱。

  再说那赵大勇母子,吃饱了大姨的奶。母亲赵宝玲有些尿胀,便蹲在石边,撩起裙子,她短裙里什幺也没穿,便尿了起来,她的尿流和溪流流作一处。

  赵大勇忙伸手,把溪水和母亲的尿水一起捧起来喝下。大姨把这一幕也用手机拍摄下来。

  这时,他们听见上头有妇人的叫声,抬头一看,见那女主人被她儿子按倒正在摸奶哩。他们便赶了上去。

  赵大勇用手机拍摄下那摸奶场面,那妇人他一来就看上了,此时喝了大姨的奶和母亲的尿之后,更是性慾膨胀,便提出了性要求。王月宝见客人要操,生意来了,便推开儿子,王建设只好让位。

  按照赵大勇的要求,王月宝站在小床边,弯下腰,撅起肥白的屁股,赵大勇站在她屁股后头,从后面使劲捅她逼眼,捅得她奶子乱晃。不住叫唤。赵大勇一边操,一边挥掌猛击那性感熟妇肥白的屁股,疼得那妇人叫得更厉害了。

  老姐妹花在旁不断拍摄。

  赵大勇见旁边王建设鸡巴硬硬的,便让他坐在床边,令王月宝埋头于儿子前面,大口吮吸儿子的鸡巴。

  赵大勇和王建设都舒服得直哼哼,王月宝也不住哼哼。

  老姐妹花看得性起,也凑上去,揉摸王月宝不住晃动的丰满奶子。

  王月宝更是叫个不停。

  赵大勇听着王月宝的淫叫,舒服极了,一个憋不住,射了。过了一会,王建设也射到母亲的嘴里。

  赵大姨忙把大奶头子伸到外甥嘴里,给他补充营养。

  歇息了一会,母子三人继续回到下面溪流边的石头上,坐下来打牌。

  他们打的是淫城流行的一种扑克玩法,「挖坑」两个人打一个最厉害的。

  母子三人还有独特的奖惩方法。

  第一盘,赵大勇挖坑输了,他被罚舔母亲和大姨的逼。赵燕玲和赵宝玲都坐在椅子上,掀起短裙,她们都没穿内裤,亮出她们长满黑毛的阴部,赵大勇轮流蹲在她们两腿之间,舔她的逼,把她们忍不住分泌出来的淫汁吃下去。

  第二盘,赵大勇又输了,被罚舔她们的腋毛,痒得她们直叫。

  第三盘,赵大勇还是输,被罚跪在她们脚下舔她们的玉趾。

  第四盘,性感母亲赵宝玲输了,被罚吮吸赵大勇的鸡巴,舔得赵大勇鸡巴再度硬起。

  第五盘,大姨赵燕玲输了,被罚舔她二妹赵宝玲的屁眼。赵宝玲扶椅弯腰而站,撅着肥白屁股,大姐的口水涂满了她的精緻屁眼。

  这牌一直打到天快黑了。王月宝点亮了电灯。赵大勇他们收了牌,性致却愈来愈浓。

  赵大勇见王月宝家有条大黑狗,又动了坏心思。他命王月宝跪趴着,让大狗爬上去把她操了。赵大勇在一旁不断拍摄。

  他鸡巴硬硬的,他见王建设鸡巴也硬了,于是叫道:「你妈交给我和狗,我妈和我姨归你了!」

  王建设大喜,扑向那老姐妹花。

  老姐妹花惊叫着,想逃,但没跑成功,被身强体壮的王建设一把抓住,都掀翻在小床上。

  赵氏老姐妹花都被迫躺在了床边,四条美腿高举,亮出逼眼。十七岁的粗壮的王建设,挺着坚硬的鸡巴,这个逼捅两下,那个逼戳两下,循环往复,快活极了!那两个性感老妇,则被这个粗壮的家伙操得不住叫唤,淫汁不断溢出。

  公狗和王建设几乎同时射了精。

  天黑了,赵大勇给王月宝付了钱,带着大姨和母亲,离开了这个快乐的休闲区。车,继续往山上开去,身后,传来王月宝的凄惨叫声,那是她的儿子又在蹂躏她了。

  赵大勇将车开到一家度假山庄,在酒店里开了一间标準间。在这间客房里,很快响起了老姐妹花的呼喊声,赵大勇越战越勇,老姐妹花的呼喊声一直响到凌晨。

第二章淫城奶妈何惠玲

  在淫城有不少高档住宅区,住的都是富人。每天清晨,这些社区的大门口,就会聚集着一些奶妈,供社区里出来的居民挤奶。现在,这些有钱人觉得喝买来的牛奶不放心,都爱喝早上现挤的女人的鲜奶。

  那些奶妈,都是些下岗女工,为生活所迫,又不愿意涉足色情业,于是出来到住宅区门口供别人挤奶,也有的到别人家里做奶妈,有的给多家做奶妈,也有的只给一家做奶妈。

  出来挤奶的有男有女,都是住宅区里的居民,挤出鲜奶回去给全家做早餐,有的男的直接吃奶。

  这些奶妈,年龄从二三十岁到五六十岁都有,都是大奶子女人,产奶量大,有给多人餵奶的资本。

  淫城有些中等住宅区的门口,也有奶妈。如孙诚租住的周艳娥的房子所在的社区,每天清晨,大门口总是聚着二三十个奶妈。

  且说那性感熟妇周艳娥,本是孙诚同学的母亲,自从孙诚租了她的房子,她就经常过来为孙诚打扫,当然每次过来都会遭到孙诚的蹂躏。后来发展到过夜,再后来,发展到孙诚的哥们赵大勇也加入。

  再后来,赵大勇让周艳娥的二儿子杨大雷也加入,形成三个人轮姦周艳娥,赵大勇还经常把周艳娥母子乱伦的场面摄了像,然后出卖给熟妇网站。

  昨天夜里,周艳娥又被那三个家伙蹂躏了大半夜,到凌晨才昏昏睡去。

  早上,赵大勇醒得早,见其他人还在昏睡,他先起身,看了看冰箱,里面什幺也没有,就想下楼,到住宅区外头买些豆浆油条之类的早点。

  那赵大勇,34岁,和孙诚同岁,自己也开着一家公司。他下了楼,来到社区大门口,只见二三十个奶妈站在那里,正在给居民们挤奶。由于天太早,出来的居民不多,还有些奶妈闲着。

  有些奶妈还带着她们十几岁的儿子来,那些儿子的任务是帮着挤母亲的奶。

  还有些奶妈则在大门口一侧的传达室里供男人们直接吸奶。

  赵大勇一见,忙活了大半夜的鸡巴又有些发硬了,心想,没想到这幺个中等住宅区也有奶妈。他不打算买油条豆浆了,走上前去,选了一个闲在一边的熟妇奶妈,别人喜欢年轻的,他却喜欢年纪大的。

  经过交谈,赵大勇把那位年纪大的奶妈带进传达室。传达室的外间已经有几个奶妈在供男人吸奶。赵大勇给了看门的几块钱,就把那奶妈带进了传达室的里间屋。

  那奶妈名叫何惠玲,是附近大厂的下岗女工,今年54岁,她十年前生了小儿子,小儿子一直吃她的奶,所以她到现在还有奶。

  她十九岁的大儿子也吃她的奶,今天,她大儿子何进军也来了,帮着挤她的奶。

  何进军今年十九岁,没有工作,就靠每天帮着把母亲的奶挤到居民的锅里,挣点小钱。

  何进军在外面等着,客人直接吸奶,不用他挤杪璧哪塘恕?那何惠玲,54岁,身高1米74,貌俊美,烫髮,虽然年纪大了,却是身材高大,肤色白皙,大白脚长得异常俊美白皙,当然,她最吸引人的是她的大奶子。

  她穿着花衬衣,短裙,此时正值七月流火的酷暑时节,她光着美腿俊莲,穿着拖鞋,分外性感。

  她没戴奶罩,一解开衬衣,两只大奶子就呈现在赵大勇眼前,那两只大奶子,长及腹部,黑色大奶头子,大如葡萄。大奶子又白又软,赵大勇见了,鸡巴立即起立,向那性感熟妇致敬。

  他光着膀子,只穿了个大裤衩子,鸡巴勃起,何惠玲看得清清楚楚,但她见得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赵大勇使劲地挤何惠玲的大乳房,大股的奶水喷涌出来,喷了他一脸,赵大勇忙叼住那奶妈的大奶头子,使劲吮吸起来。

  何惠玲的大奶子被弄得又疼又痒,忍不住呻吟起来。

  赵大勇不但吃奶,还按捺不住撕咬何惠玲的大奶头子,何惠玲疼得惊叫了起来。

  如果客人出额外的钱,奶妈们是可以提供性服务的。赵大勇把何惠玲带到里间屋,就是要操她。

  何惠玲的产奶量很大,赵大勇算贪婪的,但只吃了她一只大奶子的一半奶,就吃得饱饱的了。

  赵大勇吃饱了妇人的奶水,鸡巴更硬了。他见那妇人另一只奶胀得满满的,就问:「那只奶胀不胀?」

  那性感熟妇点点头。

  赵大勇道:「那叫你儿子进来一起吸吧。」

  何惠玲又点点头。

  赵大勇又问:「你儿子可以随意挤你的奶,肯定入你了是不是?说实话!」

  何惠玲羞红了脸,没有说话。赵大勇立即撕咬她的大奶头子,那奶妈疼得受不了,只得招供,确实她和两个儿子都乱伦了。

  何进军进来了。赵大勇道:「兄弟,我把你妈今天的奶都包了,还要请你一起分享她。」

  平时,何进军都是挤完了妈妈的奶,上午九点多回家后才操母亲,此时有客人邀请,可以提前奸母,他当然乐意了。

  他抓着母亲另一只奶,又吸又揉,弄得母亲不住惊叫。

  赵大勇撩开了何惠玲的短裙,见她里面什幺也没穿,便骂道:「真是个老骚货!」

  他见何惠玲阴毛浓密,更兴奋了,便去撕咬阴毛,舔逼。

  何惠玲坐在椅子上,分开两腿,亮出逼眼,上面供儿子吸奶,下面供客人舔逼,她被弄得不住呻吟。

  赵大勇蹲在何惠玲的两腿之间,扒开她的逼眼,使劲地舔着,何惠玲淫水涌出,都被他吃了。

  吃了那奶妈的淫水,赵大勇更加兽性膨胀。

  他和何进军将那奶妈的两条大美腿掀了起来,各捉了她一只俊美的大白脚,贪馋地吮吸起来。

  何惠玲靠在椅子上,美腿高举,被弄得淫水直流,不停地叫唤。

  赵大勇兽性大发,他见屋里桌上有根黄瓜,从中挑了根又粗又大的,洗乾净了,一下子插入奶妈的逼眼,然后他把奶妈从椅子上拉起来,自己坐在椅子上,拉下大裤衩子,他那又黑又粗的家伙,如同一头钢炮,高高地昂起头来。

  何惠玲站在赵大勇面前,撅着屁股弯着腰,手扶赵大勇的粗鸡巴,大口吮吸起来。

  何进军则站到母亲的肥白屁股后头,扒开她的精緻紧小屁眼,伸出毒舌,贪婪地舔了起来。

  何惠玲逼里插着大黄瓜,屁眼被儿子舔得很痒,她忍不住淫水直流,时不时媚眼含春,看赵大勇一眼。她伸着柔软的媚舌,细细地舔着赵大勇的大龟头,一路舔下去,舔遍了赵大勇的整根黑炮。赵大勇见这幺大年纪的性感妇人如此淫贱,不由得鸡巴越发粗硬了!

  此时,何进军舔得母亲的屁眼涂满了他的口水,然后,手持鸡巴,慢慢顶入了母亲的紧小屁眼。

  何惠玲更觉难忍,骚性更加难以按捺,大口吮吸赵大勇的鸡巴,两只玉手还不住地温柔抚摸那根黑炮。

  赵大勇舒服得直喘粗气。

  何进军的鸡巴插在母亲紧小的屁眼里,也觉得舒服得不得了,使劲往母亲屁眼深处里顶,顶得那性感熟妇不停地呻吟。

  何惠玲又用她那柔软香舌舔赵大勇的龟头,赵大勇实在受不了了,低吼了一声,突然精液射出,射得何惠玲满脸都是。何惠玲忙一口将赵大勇的鸡巴含在嘴里,将赵大勇继续射出的精液吃下。

  然后,她还将赵大勇的鸡巴吮吸得乾乾净净。

  何进军的鸡巴也被性感老娘的屁眼夹得再也憋不住了,不由得是精液狂射,都射入母亲屁眼深处。

  何惠玲又转过身来,跪在儿子面前,将儿子那根鸡巴吮吸乾净。

  赵大勇躺在椅子上,舒服得直喘气。

  他付了钱,留了何惠玲的小灵通电话号码,然后,何进军帮着,又将她的奶挤了些出来,赵大勇用锅装了,準备带上楼给大伙吃。

  他这一番折腾,足有一个多小时,上楼一看,那三个男女还在沉睡。

  他见那周艳娥,看上去只有五十多岁,中等身材,丰满白嫩,躺在那里,一身白肉黑毛,分外性感,他刚才喝的何惠玲的奶水和吃的淫水又起作用了,鸡巴不由得又硬了起来。

  周艳娥脱下的肉色短丝袜扔在枕边。赵大勇拿起那肉色短丝袜,使劲地嗅那发黑的袜尖,那性感熟妇的醉人莲香令他更加兴奋冲动。

  他扑上床去,热烈揉摸那性感熟妇的丰满乳房,吮吸撕咬她那大奶头子。

  周艳娥被弄醒了。赵大勇压到她身上,一边和她亲嘴,一边将鸡巴插入她逼眼。周艳娥被操得不住哼哼,两条美腿不由得扬起,两只嫩脚在赵大勇身体两侧晃悠。

  周艳娥的呻吟声,使得她儿子杨大雷,还有孙诚,也都醒了,他们各捉了周艳娥一只嫩脚,尽情地吮吸撕咬。

  周艳娥被奸弄得叫作一团。

  又一场轮姦开始了。

  这场轮姦一直持续到下午,饿了,就喝那一大锅何惠玲的鲜奶。

  晚上,赵大勇请大家去高新区的真弓夜总会唱歌。他给何惠玲打了电话,她和她两个儿子也来了。

  在包间里,何惠玲和周艳娥两位性感熟妇遭到包括她们儿子在内的赵大勇等五位男性的野蛮轮姦。

第三章一夜前后的两起强姦

  八月十八日的下午,淫棍赵大勇,操了周艳娥一个下午。

  傍晚,周艳娥起身,回家去给丈夫和儿子做饭去了。赵大勇喝饱了周艳娥的尿和淫水,不想吃饭,就在周艳娥的房子里看电视。

  那天的奥运会比赛,中国队寸金未得,而且羽毛球和乒乓球接连失利,看得赵大勇有些郁闷,于是就下了楼,出去走走。

  此时,已经是夜里十点半左右,已经很晚了,不过,由于天气凉爽,外面还是有很多人,或是散步,或是在吃夜宵。

  与周艳娥她们社区相邻的是一所规模很大的高校的家属区。

  赵大勇想去吃肯德基,需要经过那个家属区。

  他走着走着,眼前出现了一位性感熟妇。

  这位性感熟妇名叫吕凤玲,高大丰满白嫩,身高一米七二,年约五十岁,圆脸,颇有姿色,大白脚秀美白嫩,她穿着碎花连衣裙,光着光滑的玉臂,光着美腿嫩脚,穿着拖鞋,在赵大勇前方慢慢走着。

  她是高校的女员工,正準备回家。

  赵大勇被那个性感熟妇给吸引住了,他盯着那妇人一起一落的白嫩脚后跟,使劲嚥着口水,一路紧跟。

  那熟妇发现有人跟蹤她,于是放慢了脚步,回头看去,见是一位衣着高档的中青年男子,一看就是有钱人,不知怎的,她顿时没有了反感。

  她继续慢慢走着,而且越走越慢,像是在等着赵大勇上去搭话。

  她走进了家属区的一个分区,赵大勇也跟了进去。

  在路的右侧是一片黑压压的低地,那里有二十几个乒乓球桌,都是水泥的,平时不少大人小孩在这里练球,此时已近夜里十一点,那里黑黑的,一个人也没有。

  赵大勇突然从后面扑了上去,卡住吕凤玲的脖子,将她从路上拖下了那片低地。

  吕凤玲先是吓了一跳,当她明白是跟蹤她的赵大勇所为后,对赵大勇的好感使她挣扎的力量减小了,其实,就是她全力挣扎,她一个年近五十的妇女,又哪里有力气挣脱赵大勇这头大色狼呢?

  在赵大勇的逼迫下,吕凤玲被迫扶着乒乓球桌,弯下腰,撅着屁股。

  赵大勇从后面撩起吕凤玲的裙子,扒下她的小三角裤,粗暴地将鸡巴顶入吕凤玲的逼眼。

  吕凤玲的逼眼被强行顶开了,她忍不住发出呻吟声。

  赵大勇将一只魔爪伸到吕凤玲身下,使劲抓她奶子,同时使劲将鸡巴往她逼眼里狠戳。

  黑暗的低地里,响起了中年女人的痛苦呻吟,但无人听到。

  赵大勇更加肆无忌惮,一边操一边还不时挥掌猛击那性感熟妇的肥白屁股。

  渐渐地,吕凤玲沉醉于那种被蹂躏的感觉,呻吟声里渐渐带了很多淫靡的成份。

  当赵大勇射入她逼眼之后,她完全被他征服了。

  吕凤玲的丈夫常驻深圳,她寂寞难耐,好久没被男人操得这幺爽了。

  她带着赵大勇到了她家,继续供他蹂躏。

  孩子已经睡了,但她的叫声大了些,她十七岁的儿子吕伟被母亲的叫声惊醒了,他来到母亲门外,当他看到母亲跪趴在床上,撅着屁股挨操的淫贱姿势时,他的鸡巴不由自主地硬了起来。

  在赵大勇的协助下,吕伟平生第二次进入了妈妈的阴道,第一次是妈妈生他的时候。有赵大勇在,吕凤玲虽然不愿意,但毫无办法。

  第二天,赵大勇去南京出差,兼会情妇孙苹。

  孙苹是赵大勇在出差途中认识的一位南京美妇,身高一米八一,五十四岁,貌俊美,大白脚异常秀美白皙。

  在淫城机场候机大厅里,赵大勇坐在椅子上搜索着前后左右的性感女人们。

  很快,一个性感熟妇进入了赵大勇的视线。

  这是一位女机场地面工作人员,她名叫马俊玲,身高一米七四,五十二岁,貌俊美,大乳房,走起路来一颤一颤地,细腰肥臀美腿秀足。她穿着白衬衣,戴着工作人员的胸牌,透过衬衣,可以清楚地看见她背后的白色的奶罩背带。她下身是蓝色製服裙,美腿秀足,肉色丝袜高跟鞋,实在是个很性感的女人。

  她去解手,她不愿意和乘客们混在一起上大厅中间的几个洗手间,于是走向大厅的远远的角落,那里几乎没什幺人,也有洗手间,但没人去那幺远上厕所。

  赵大勇一见机会来了,于是跟了上去。

  马俊玲发现了赵大勇,这次,仍是赵大勇那身富人打扮使得马俊玲对他不但不反感,反而还回头看了他几眼。

  赵大勇更有了勇气。

  他跟着马俊玲进了女洗手间。

  这可是马俊玲没想到的。

  赵大勇逼迫马俊玲弯下腰,上半身趴在洗手台上,撅起屁股。

  赵大勇撩起马俊玲的短裙,发□’7b,这个骚妇里面只穿着肉色裤袜,而未穿三角裤,不由大喜。

  因为马俊玲这个性感熟妇经常被几个领导操,所以她乾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mwxw.com/doushi/77863/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