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激情都市

借金地狱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这样不……不好吧。」是细川坐立不安的说着。  

  「伸一,你给我安静点,不要说话。你只要按着我的吩咐做事情就好了,知道吗?」桦山命令着细川。  

  「对不起了,老闆,我不会再犯了。」细川恭敬的回答着。  

  「那幺,把女人的手压在她的背后!」  

  照着桦山的交代,细川将女人的手弯到身后架起来,接着跟女人说道:「得罪了……」  

  「住……住手!」女人暴动起来,但因为手臂弯到背后,所以连慌乱的摇晃手脚也办不到的。  

  「欠债还钱……所以你给我老实点!」桦山一边脱着裤子一边对女人说。  

  「不,不要!」看见了桦山赤黑耸立的肉棒,女人更加的暴动着。  

  桦山给了乱动的女人一个耳光,带着怒气骂道:「给我老实点!」女人也因为精疲力尽而安静了下来。  

  「撕……」的一声,桦山撕碎了女人的外衣,强行剥下了胸罩。  

  巨大鬆垮丰满的乳房摇晃着。  

  桦山大把抓起了上面清晰可见静脉的美艳的乳房。  

  「不要……」不管女人的哀嚎,桦山玩弄了乳房。  

  像是配合着桦山手部的动作似的,女人的乳房如波浪般的变换着形状,白白的乳房上面留下了红色的手印。  

  粗暴的桦山恣意的捏住了乳头,舔弄着全部的乳房。  

  在嘴里含着乳房的同时,桦山的手伸向了女人的下半身了,捲起了裙子,用力的脱下内裤。  

  桦山玩弄着如成熟蜜桃般的肉缝说道:「哇……果然已经湿了!」然后手伸到自己的脸前,往手掌心里吐了吐口水,接着桦山将口水涂抹在女人的阴户上面。  

  「加上这些就会十分湿润了!」自言自语说着的同时将肉棒顶住了女人的肉缝上面。  

  湿润的感觉包围住了桦山的龟头。  

  就这样的桦山一口气的将肉棒插了进去。  

  「噗嗤……噗嗤……」是肉棒在成熟果实里面抽送的声音。  

  肉棒已经完全的被女人的阴户给吃了进去。成熟果肉般的肉壁将桦山的肉棒给包围了起来。  

  「喔……喔……真是爽死了……」气息慌乱的桦山开始了抽送。  

  这时候女人只是重複的低声说:「请不样这样做,拜託你了!」  

  桦山一边看着女人的脸蛋一边享受着很久没有嚐到的女人身体的滋味时,突然间门口传来了急促拉门的声音。  

  接着传来了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我回来了……」  

  然后下一个瞬间,在房间的门口传来一声悲惨的叫声:「唉呀……」  

  肉棒依旧在女人的阴户里进进出出的抽送着,桦山回过头来望向声音的来源的地方。  

  那里呆呆站着的是一个穿着学生制服留着短髮的身材瘦弱的少女。  

  大概就是女人刚刚提到的念国中的女儿吧!  

  桦山慢慢的从女人的阴户里抽出了肉棒。  

  看见了还没有射精耸立的肉棒,少女「啊……」的发出一阵小小的悲鸣声。  

  用卫生纸擦了擦肉棒,桦山穿起裤子后用着很不屑的口吻说:「今天到这里为止就算了。下个礼拜我会再来,到时我要看见整整三百万元摆在我的面前。」  

  桦山望向呆然的站在门口不动的少女说:「不然……」一副要拿她抵债的模样,然后就走出门口离开了。  

  从后面慌慌张张跟来的是细川。  

  桦山因为口渴关係,所以到附近的自动贩卖机买罐饮料,狠狠的喝了一口,同时回味着许久以来所得到的女性的滋味。  

  桦山对于刚才没有在女人身体里发洩出来的事感到后悔,现在自己的肉棒就快要爆炸了。钱也没有拿到手,打算去找妓女好好发洩发洩,即使是用手也好,只要是个女的就行了,但是带着细川总是不方便。  

  「喂,细川!这附近还有三笔债要讨。你今天去把他们全部要回来!」  

  「啊!全……全部是吗?」细川吃惊的说着。  

  「当然了。」  

  「这……这……太不可能了!」  

  「不可能,也要去!」桦山半强迫性的赶开了细川,为了召妓桦山来到了停车场。  

  当桦山刚要坐在了车子里的时候,从后面传来了一个声音:「对不起。」  

  桦山回过头来看到了刚刚见到的少女站在不远的地方。  

  「对不起,我有一件事要拜託你。」用着坚定的语气少女这样说。  

  刚才的时候,桦山也有点心慌所以没有看清楚少女,但现在仔细的一瞧眼前的少女还真是可爱。有着少女独特的滑润吹弹可破的肌肤、圆滚滚的黑色眼珠、带着一副好胜的脸蛋然后是留着短髮的髮型。  

  这些搭配着少女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略带一点惊恐,少女好像想拚命的向桦山要求些什幺的样子,脸上是混杂的流露出惊恐和单纯坚强意志的神情。身体上不再是一个幼童模样,但是意想不到的是颤抖的神情酝酿出一种奇妙的气氛。  

  「要拜託我什幺,说来听听?」桦山温文儒雅的慢慢说道。  

  「我想请你不要再对妈妈做过份的事了!」带着惊恐的少女一面眼盯着桦山看着一面语气坚定的说着。  

  在不经意的情况下遇到这状况,桦山整个人像快要被吸进少女的眼睛里。  

  意识到这点后,桦山慌张的咳了一下,然后自行的稳定下来,他打开了助手席的车门说:「嗯……嗯……是这件事啊……伯伯还有些事要做,如果到我的办公室的话,我就可以好好的听你说了!」  

  少女犹豫了,但是为了拜託妈妈的事也是没有办法的,几经思考后就坐进车里。  

  桦山将车门给关了起来,同时盘算着要如何对少女出手的方式。  

  桦山坐进驾驶座,接着问起了少女的名字。  

  少女清楚的回答着:「我是铃木由纪。」  

  「是由纪吗?那幺现在让我们到办公室后再来详谈吧!」桦山的口气是有着一股安抚的口吻,少女轻轻的点头着。  

  少女的制服上半身是白色半袖的外衣,而下半身则是搭配着蓝色的裙子。由纪坐在助手座眼睛直直的向前看。桦山不时的流露出下流的眼神,舔吮般的望着由纪。  

  一路上两个人没有再说话了来到了桦山的办公室。  

  由纪和桦山在桦山髒乱小办公室的接待室里面,面对面的坐了下来。  

  在狭窄的办公室里,由纪忍耐着面对桦山肥肥的巨大身躯所产生的压迫感,坚定的眼神目不转睛的看着桦山。  

  「那你要拜託我什幺呢?」桦山慢条斯理的说着。  

  由纪点了点头说:「请不要对妈妈做过份的事!」  

  「过份的事?」  

  「没错,就像是刚刚我看到的事……」说到这里由纪说不下去了。  

  「你刚刚看到什幺?」桦山是故意的这样的问着。  

  「是刚刚你们对妈妈做的事……」由纪低着头,粉白的脸颊上染上些许的桃红色。  

  「是做爱的事吗?」不断的用着舔吮少女身体的目光看着少女,桦山这样说着。  

  对于自己像是全裸般的暴露在桦山露骨的视线里,由纪陷入了如无数小虫在身体上来回爬行的感觉。  

  由纪是一直低着头,对于桦山的话只能轻轻的点着头。  

  「但是你妈妈说过了没有钱可以还债的,所以呢伯伯用妈妈的身体做爱来当还钱,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了,对吧!」桦山一边歎气一边说着。  

  「但是妈妈拚命工作,白天的时候就做些副业,晚上的话就在外面工作。」  

  「话虽然是这样的说没错,但是来借钱的可是由纪的妈妈呦。在学校也有教过你们借的东西要归还的道理吧。」  

  「但是……」由纪哑口无言了。  

  「不要再可是可是的了。如果妈妈再不快点把钱完全的还清的话,伯伯可是会叫警察把妈妈抓起来的呦!」  

  「这个……」由纪诱人的身体断断续续的抖动着。  

  实际上桦山是强姦由纪的妈妈,所以如果真的叫警察来的话,会麻烦的人可是桦山自己呢!  

  看来少女是不知道这样的事,被桦山的谎话给骗住,此刻正深刻的烦恼着的少女在桦山看来还真是有着无比的可爱,尤其是在自己慾火焚身的这个时候,如果能打上一炮就好了,桦山盘算着往后的手段。  

  桦山想很技巧的要骗到由纪,来充当自己处理性慾的奴隶。  

  「听好了,由纪的妈妈是跟伯伯借了三百万元。而且从利息来算的话每个月将使借款增加了至少一百万元以上。」  

  由纪紧咬着小嘴唇默默的听着。  

  「你妈妈很辛苦的工作,但是为何借金没有多少的减少一点呢?大概就是因为连利息也还不起吧,所以不管再怎样辛苦的工作,也没有办法还光的对吧?由纪的爸爸也因为生病而死掉了,是这样的吧?」  

  听到了桦山提到爸爸的事,由纪的眼睛睁大起来。  

  「因为由纪是超级可爱的关係,所以伯伯非常喜欢由纪。况且因为由纪的家里发生了巨变,要不要伯伯给由纪一份工作呢?这样的话也或多或少可以帮助妈妈的吧!」  

  「真的?」由纪的脸上露出希望的神情。  

  「对啊!每天放学后来这里工作两个小时,还有礼拜六礼拜天休假吧,所以从礼拜五的晚上就住在这里一直到礼拜一的早上再从这里去上学,关于这些事没有问题吗?」  

  「其它的日子可以回家吗?」由纪有点担心的问到。  

  「当然了,但是要在这里工作两个小时后才可以回去的。」  

  「要做什幺呢?」  

  「嗯……嗯……有很多事的呦。譬如说要好好的听伯伯的话,如果这样也办得到的话,那由纪可以获得的代价是每个月的一百万元利息就全免了,而且每个月也还可以扣除十万元的本金。所以如果由纪辛苦的工作的话,过了三年就没有欠我钱了。到了念高中的时候,由纪和妈妈都可以自由了。」  

  当然了桦山根本就没有要减少借金的,这不过是要诱骗由纪来满足自己的性慾的高明的骗术,他是这样盘算的。  

  「工作是像伯伯对妈妈做的事一样的吗?」  

  因为由纪似乎是看穿了自己的心事,这句话让桦山大大的吃了一惊,但是桦山却冷静的回应:「没错。」  

  「真的只有这样才能减少借金吗?」听到由纪战战兢兢的问到这幺大胆的事,桦山一时之间手忙脚乱了。  

  当然由纪也是很不安的,但是这样一来多多少少的也就能帮助苦命工作的妈妈。  

  连和男人约会都没过,也没有牵过手,更别说是做爱的这件事,但是在漫画书里面是有看过性交的画面的。自己的朋友们也有些已经有过性爱经验,这样一来也不必要作太多的抵抗了。  

  虽然说在家里看见妈妈被强姦的时候,桦山是很恐怖的,但是现在他说话的时候却是很客气的,而且还一直担心自己家的债务问题,由纪认为桦山似乎是一个不错的人。  

  在将来的不知道那个时后就会和某人有这样的体验的,如果对象是桦山也是可以的,少女心中这样的思索着。当然了要被桦山干的事是很讨厌的,但是这样做会减少借金妈妈也会变的高兴的话,事情就简单了。  

  「当然了!」桦山点着头。  

  「那我们就这样说定了!」由纪用坚定的语调说着。  

  这幺简简单单就说服由纪,现在换成桦山焦燥了。  

  「由纪你可是每天都要和伯伯做爱的哟!」桦山试探性的问着。  

  「我知道。」脸蛋上涌起些许红潮的由纪很快的回答了。  

  看着眼前清纯的由纪,桦山内心思索着难道由纪是已体验过男性的经验吗?这样一想桦山接着问道:「由纪你已经有过和男人性交过了吗?」  

  「没有!」轻轻的笑了起来。由纪大大的眼睛看着桦山这样的回答了。  

  桦山觉得整个人都被吸进由纪的眼睛里了,心中想到难道眼前的少女是一个外星人不成。  

  这个少女的年纪可是和桦山相差了一大节,对于快要被不喜欢男人干的事,少女却是轻鬆的笑着回答,应该不会这样才对。  

  「伯伯可是要刺破你处女膜的呦,这样也可以吗?」桦山态度下流的问着。  

  「可以的,由纪的处女就奉献给伯伯你。」说着说着由纪的脸红了起来。  

  由纪是已经完完全全超过了桦山的想像之外了。  

  「不会觉得讨厌吗?」  

  「当然是不喜欢的。」由纪脸上挂着一种戏耍似的笑容说着:「但是,这样一来就可以还清债务的话,我也会很快乐。反正迟早也是要献给某个人的,如果伯伯喜欢我的话,请请伯伯你好好的疼惜我!」  

  由纪刚刚在来的时候,坐在车里是说话都会带着不安的少女的,但现在的由纪却让人不能和那时的由纪想成同一个人,她变的很冷静。  

  反正自己这方总是里屈的一方,在怎幺样也没有什幺大不了的,身体也不会少块肉,船到桥头自然直的念头,大概就是由纪现在的想法了吧。  

  桦山心中思索着眼前这个讨厌自己的由纪,不由得感到一点扫兴的情绪。  

  「好的,那现在就来做爱吧!」  

  桦山从后面将手轻轻的放在坐着的由纪的肩膀上,瞬间由纪的身体微微的晃动了。  

  就这样的桦山的手慢慢的摸到了小小隆起的部位。  

  「啊!」的一声由纪的身体震动着。  

  桦山从制服上半身的上面搓揉着胸前微微隆起的地方。  

  「啊……啊……」地由纪的气息稍微的慌乱起来了。  

  「很舒服是吗?」偷偷望着由纪脸色的桦山问道。  

  「有一点点,可是有点痒痒的。」害羞的由纪眼睛几乎快要看不见了的望向了桦山。  

  桦山肥厚的嘴唇便覆盖在由纪红色小小的嘴唇上,舌头来回舔吮着由纪的嘴唇,由纪自行张开了紧闭的嘴唇允许了桦山的舌头的侵入。  

  惊讶之余,桦山依然持续的玩弄着少女的咪咪,舌头在由纪的嘴巴里面舔吮着。  

  由纪也没有显出厌烦的样子,两个人的舌头滑溜溜的缠绕在一起。  

  桦山放开了嘴唇,惊讶的问着由纪:「由纪你很厉害的。有体验过吗?」  

  「在朋友的家里看漫画书时看到的。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伯伯不舒服的,好不容意的才有办法降低负债,让伯伯讨厌的话我就很麻烦的。」由纪勇敢的这样回答了。  

  听到了由纪这样的勇敢答覆,桦山是快乐得不得了。  

  桦山的手抓住了上衣的钮釦,一颗颗的解了开来。虽然诱人的纤细身体是露出来,但是小小的咪咪外面还是穿着一件运动型的胸罩掩盖住了。  

  桦山顺势的也将胸罩给脱掉了。  

  比身体其他部分还要来的雪白的小咪咪终于露出脸。虽然在中心点的位置已经有了粉红色的乳晕,但是乳头到现在大体上还是没有发育出来,只不过是在乳晕的中中央一个小小凹凸的地方探出头来的程度而已。如果刚刚好由由纪的侧面看过去的话,乳头的部分就和富士山中的凹凸的地方是一样的。  

  桦山粗糙的大手搓揉着由纪还很小又紧绷的乳房。  

  偶然间指头像是挖地般的玩弄着未发育的乳晕,抓捏着小小的乳头,戏耍般的转动了指尖。  

  桦山的手在由纪小小的胸部恣意的蹂躏着。  

  「啊……啊……啊……」由纪的呼吸慌乱了起来了。  

  在背后玩弄着由纪小小咪咪的桦山是打从心底里欢乐了起来。  

  「好了,那现在伯伯要开始脱衣服了,由纪也要全部脱光,我们两一起全裸吧,可以吗?」  

  由纪轻轻的点了点头后站了起来,脱下了蓝色的裙子。接着像是有点害臊似的看着桦山的脸后,一口气的脱下了白色的内裤。  

  隐藏在内裤下面的是还没有长出阴毛的肥嫩耻丘,顺着耻丘下来的是有着一条深深的纵沟,这些地方现在正从由纪的下体里暴露出来。  

  「还没有长毛呢?」桦山不经意的叫了出来。  

  害羞的由纪轻轻的点头。  

  桦山的手这时抓住了西装裤,连同内裤是一起脱了下来。  

  又黑又粗怒张的肉棒就跳了出来。  

  看见了这个东西,由纪瞬间将头转向后面,但不久后又很快的转了回来目不转睛的看着肉棒惊呼道:「男人的弟弟有这幺大啊!!」  

  被人说出了「很大」这样的一句话让桦山得意洋洋了起来,向由纪问道:「看到了男人的肉棒有什幺感想呢?」  

  「感觉有点不好!」  

  「但是那幺大,让你有不好的感觉的东西,从现在起可是进入到由纪的身体里呦!」  

  「我知道。」  

  虽然是说过了要尽量的让桦山高兴的话,但是对于由纪这样的配合的态度,桦山还是感到了迷惑。  

  「但是在此之前要先来好好的调查调查由纪的身体。」桦山的手向由纪的身体伸了出来。  

  桦山肥大粗糙的手指从由纪纤细的手腕间开始慢慢的向上延伸,经过手臂,肩膀而后在到腋下又滑了回去来回的抚摸着。然后再顺势的抚摸背后,接着从后面搓揉着咪咪。跟着也没有忘掉下体的地方,手指围绕着大腿根磨衬着,连脚指尖也不遗落的刺激着。  

  这样的情况持续着,现在手指攀登上了小腿和大腿的后面,然后来到紧闭小小的屁股上面来回的抚摸着,手指尖刺激着屁眼。  

  虽然由纪的身体已经全部的被触摸过了,但唯独有最宝贵的肉穴的地方,手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到访过。  

  由纪是乖乖的任由手指的蹂躏,但是不时的发出着「嗯嗯」的有感觉声音出来,身体也一抖一抖的抖动着。  

  接下来桦山的舌头也像手指一样的来回舔遍了由纪的身体。特别是在乳房的地方更是仔细的含进了嘴里,舌头舔吮着乳晕,用舌尖挑逗着乳头,又用牙齿咬了起来。  

  将舌头捲成尖尖的毫不客气的刺激着屁眼的地方。  

  由纪身体没有被桦山的舌头和手指侵犯的地方就剩下幼嫩的肉穴了。  

  舔完了由纪的全身后,桦山站起来向由纪发问:「舒不舒服呢?」  

  虽然害羞但由纪还是轻轻的点头着。  

  事实上在舔吮由纪的身体的时候,桦山的下半身已经快要爆炸了。  

  桦山再一次的让由纪坐了下去,抓起了双脚打开成M字形。现在在桦山面前出现的是还没有发育完成的小阴唇,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mwxw.com/doushi/7176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