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激情都市

我的奴隶之路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01奴隶申请

  我是松山德树主人饲养的家畜,名叫户川小绫,今年十六岁. 我还有一个名

字叫母狗,是主人给我起的,其实我更喜欢「母狗」这个名字,因为我觉得自己

就是跪趴在主人脚边的一条母狗。

  我很乐意做母狗,也喜欢自己的奴隶身份和跪趴在主人脚边让主人玩弄,主

人很会玩弄我们这些奴隶,知道怎幺样会把我们弄得最难受。

  虽然我给德树主人做奴隶还不到一年时间,但是我一想起自己做奴隶的过程

就感到特别兴奋. 我是一个天生就喜欢受虐的女孩子,从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

了主人和性奴隶是怎幺回事,而且我也一直梦想着当一个主人的驯服的性奴隶.

但是我却不知道怎样才能找到一个愿意驯服我的主人,这种事也不好意思向别人

问,这让我感到非常苦恼。

  其实在我心目中,每一个男人都是主人,我一直认为女孩子生下来就是要做

性奴隶的,既然是女孩子,就是要卑贱地跪在男人脚下。

  我总是想是不是能够去跪趴到大街上,寻找肯饲养我的主人,但是必竟身为

一个还是处女的女孩子,天生的羞耻感让我总也不敢那幺去做。

  终于有一天,我感到自己实在忍受不了这种没有主人的生活了,于是我去找

我在舞蹈学院时就仰慕的同学松崎,希望能恳请他,让他来做我的主人。

  松崎长得很英俊,其实自从我有了做性奴隶的想法以来,我就一直把松崎当

做自己梦想中的主人。

  只要一想到自己是如何被松崎玩弄的样子,我的下体就会充满卑贱的液体.

可是因为感到羞耻,我一直没有向自己心目中的松崎主人表白。

  我愿意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松崎,尽自己的所有努力来忠诚地服侍他,只要

松崎肯不辞辛苦地来驯服我这只卑贱的奴隶. 松崎同我一样,也是一个人住的。

  儘管我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做松崎的性奴隶,但是当我走到松崎家门口的时候,

我心裏还是感到越来越忐忑不安,脸也因为羞耻而变得通红. 必竟做奴隶是一件

很让人羞耻的事情,而且我又只是一个才十几岁的女孩子。

  我不敢确定松崎是不是一定会接纳我,但是我想,做为男人,玩弄女人是理

所应当的事。

  徘徊了很久以后,我终于鼓足勇气敲开了松崎家的门. 「啊!小绫,你怎幺

来了?」松崎显然对我的到来毫无準备,脸上显出了很惊奇的神情。

  「松崎主人!求求您收下我,让我做您的性奴隶吧!」我一进门就谦卑地跪

趴在地下,不停地给松崎磕头. 「什幺?你说什幺?」松崎蹲下身子用奇怪地表

情看着跪趴在地上的我,好像看一只从来没有见过的怪物。

  「松崎主人,求求您做我的主…主人吧!我会好好地服侍您的!主人,无论

您怎幺玩弄我…我…都愿意服从!求求您了!」我磕磕巴巴地说着,脸涨得越越

来越红,说到最后,几乎就要流下眼泪来了。

  「你?!…你在做什幺?快站起来!」松崎的语气开始由惊奇变成了严厉。

  「是,主人…啊!不…不…奴隶…奴隶不敢!」儘管松崎已经发出了命令,

但是我还是不敢站起来,因为我想奴隶是必须要跪在她的主人面前的。

  奴隶在自己的主人面前怎幺能有站立的权利呢?这对于我这个甘愿为奴的人

来说,简直就是不可想像的。

  「你!…滚出去!……」松崎显得越来越愤怒,他大声地叫起来,吓得我浑

身不住地打颤。

  「是…是,主人,呜呜……」我终于忍不住哭泣起来,颤抖着身体,慢慢地

爬到了门外。

  我刚刚在门外跪趴好,门就重重地关上了,我被关在了外面。

  「松崎主人!呜呜…奴隶…奴隶小绫什幺都愿意做!求求您,收下我这个卑

贱的奴隶吧!主人!相信奴隶…奴隶一定会服侍好主人的!呜…呜呜……」我不

停地用力在门外给松崎磕头,希望他能够改变主意,收下我做他的性奴隶. 到最

后松崎还是没有再开门,儘管我跪趴在门外磕头磕得额头都肿了起来。

  我一直在松崎家门口跪趴了三天,松崎始终也没有再理我。这期间有很多过

路人看到我跪趴在门口,都惊奇地过来看,这让我感到羞耻极了。

  三天以后,我明白松崎是绝对不会做我的主人了,于是我哭着站起身来,回

到了自己的家裏. 经过了这件事以后,我再也没有勇气去随便找人做我的主人了,

但是从心底涌出的渴望被玩弄虐待的欲望却越来越强烈。

  ×××××××××××××××××××××××××××××××××××××××

  后来直到有一天,那天是我的生日,我见到了好久没有见面的好朋友盈盈,

她是我在舞蹈学院的同学. 直到现在,我还是每天都练舞蹈的基本功,因为我想

这会使我自己有一个特别好的身材去奉献给将来的主人,另外我觉得如果将来的

主人要我用自己的嘴去舔自己的阴唇,我却做不到,因而不能完成主人的命令,

那不是显得自己对主人太不孝顺了吗?

  我是自己住,父母都住在离我很远的地方,我在这裏也没有什幺朋友和亲人,

只有一个双胞胎妹妹小洁,但是我们又住在两个地方,这几天我想找她一块过生

日,可是她一直都不在家。

  在这个社会裏,女性是没有什幺地位的,所以父母根本不在意我和妹妹小洁,

只是分别给我们留下了一幢房子和一笔足够我们花用的钱,让我们自己照顾自己。

  因为没有妹妹小洁,所以那天只有盈盈一个人为我祝贺生日。

  很长时间没有见面,我觉得盈盈有了很大的改变,但是具体是什幺地方改变

了,我却说不上来,我只觉得盈盈的举止似乎更加规矩了。

  盈盈走起路来的姿势也很奇怪,她的大腿总是向两边撇,好像她的阴部夹着

什幺东西似的。

  坐在椅子上似乎也会让盈盈感到不舒服,她的腿不停地向下伸,这让我总是

觉得她想要跪到地上,好像那样才会更舒适一点. 她的手上还戴着一枚很奇特的

金属戒指,戒指上竟然是一个跪趴着的赤裸女人图形!

  盈盈的鼻子中间穿着一个小小的铁环,看上去显得很漂亮。另外盈盈的脖子、

手腕和脚腕上都箍着皮项圈,项圈上都穿着金属的扣环. 尤其是脖子上的项圈箍

得特别紧,让她低头都很困难. 项圈的扣环处有一个小钥匙孔,看来项圈是被锁

住的。

  另外项圈上挂着一条金属的锁链,锁链一直垂到盈盈的胸部以下,接下去的

部分被衣服挡住了,这让我猜不到锁链到底有多长,我想这可能是一种装饰。

  在这个项圈上还挂着一片小金属牌,上面的图形是一个赤裸的女人像狗一样

跪趴在地上,正在被一个男人用鞭子抽打。

  这个女人就戴着盈盈那样的项圈,项圈上挂着一样的金属牌。另外她的鼻子

上也穿着铁环,这些竟然都和盈盈一模一样。所不同的只是这个女人的项圈上锁

链的另一头被那个男人牵在手裏. 这些可能都是一种另类的装饰吧?或许盈盈就

是一个奴隶?

  我和盈盈都很高兴,我们聊了很多小时侯的事,直到最后,我终于忍不住大

着胆子向她说起了我想做奴隶的事,因为我终于猜想到,盈盈可能就是一个奴隶

. 「盈盈,你…你知不知道什幺地方有人可以…可以…管…管束我!我想…我想

过这样的生活!」我说得很婉转,儘管这样,我还是感到自己的嘴巴有点不听使

唤。

  「什幺?」盈盈显然没有明白我的意思。

  「就是…就是我想找…找一个可以…可以侍候的主人!我…我想把自己的身

体奉献给他!他…他可以随意地玩弄我!」我羞红了脸,低着头小声说,经过那

次做奴隶被拒绝的事以后,我变得更加爱害羞了。

  「什幺?主人?!」儘管我觉得我已经表述得很明确了,但是盈盈似乎还是

有些不太明白,或许是盈盈不太能相信我会说出这样的话,因为我看到盈盈的脸

上出现了很惊异的表情,但是那种表情又同我求松崎主人做我的主人时松崎主人

脸上的表情不一样,可是具体是那些地方不一样,我却又说不上来。

  可能是因为我从小到大一直在别人的眼裏都是那种淑女型的女孩子,所以盈

盈才会对从我嘴裏说出这样令人羞耻的话感到惊奇,其实只有我自己才知道,我

渴望的是那种跪趴在主人脚下的卑贱的生活。

  「是的!盈盈!我…我就是想做奴隶!一个主人的性奴隶!我渴望找一个主

人驯…驯服我!如果…如果你知道,求求你一定要告诉我!」我急得几乎哭了出

来,终于大胆地说出了一直憋在心裏的话。我感觉到自己的脸烧得滚烫,真恨不

得找个地缝马上钻进去。

  「啊,我明白了!小绫,你真勇敢!一个女孩子说出这样的话!」盈盈笑着

看我,但是我看到她的脸也红了。

  「盈盈!我…羞死了,你不会看不起我吧?」我羞得无地自容,对一个才十

几岁的小姑娘来说,这毕竟是一件很羞耻的事。

  「不会的,小绫,我恰巧知道这样一个地方,可以实现你的愿望!我相信你

一定会成为一个好奴隶的!」盈盈小声地说,可是显得非常认真。她把头低了下

去,看着自己短短的裙子,似乎在想什幺事情。

  我没有想到盈盈竟然真的知道这样的地方。

  「盈盈,你…你是一个…一个奴隶吗?要不然你怎幺知道这样的地方?」我

实在忍不住了,终于大起胆子问盈盈。儘管我觉得自己已经鼓起了所有的勇气,

可是说出的话还是显得磕磕巴巴。

  「啊?小绫,你以后会知道的!」盈盈低着头小声说,显然对我的这个问题

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她的脸涨得通红,手也似乎不知道放在什幺地方才好了。

  「啊……」看到盈盈这些异常的举动,我不好意思再问下去了,但是从盈盈

的神情上,我已经对自己的猜想有了几分肯定。

  接下来,我和盈盈谁也没有再说话,都在低着头想自己的心事,房间裏陷入

了一片沈寂。

  「小绫!……」盈盈终于打破了沈默,轻轻地叫了我一声。

  「啊!对不起,我…我走神了!」我显得有些尴尬。

  「你是在想主人的样子吧?呵呵,等我带你去了以后你就知道了!」盈盈大

声笑起来,刚才那种难堪的气氛一下子消除了。

  「哎呀!盈盈,谢谢你!你一定要带我去!我太想做奴隶了!」我又有些不

好意思,红着脸低下头去。但是同时我也很兴奋,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就要

实现了。

  我们匆匆吃完早饭就坐车出发了,下车后又走了很久,一直到了郊外一所很

大的二层别墅前,盈盈才说:「到了,小绫. 」

  「啊?这…就是吗?」我觉得自己的心狂跳起来。

  「嗯……」盈盈小声回答,似乎她也开始害起羞来。

  这所别墅很大,也很偏僻,四周围着高高的围墙,从外面根本看不到裏面的

情况. 盈盈敲了敲门,我看到有一只眼睛通过门上的窥视孔在看我们,过了好一

会儿,才听到一阵清脆的铃声,有一个女人把门打开了。

  我惊奇地发现,那个女人竟然是全裸的!

  她也戴着盈盈那样的戒指、鼻具和项圈,项圈上也挂着锁链和金属牌,但是

她的锁链缠在脖子上。

  另外她的乳房上还刺着鲜豔的花纹,两个乳头也穿着铁环,乳头的根部分别

被两个小夹子夹住,使得她的乳头硬挺起来,呈现出鲜豔的红色。

  她的阴部也有花纹,而且她竟然没有阴毛!她阴部的花纹组成了几个字,但

是由于我太惊讶了,以致于没有看清楚那几个字到底是什幺. 另外我惊奇地看到

她的两片阴唇上竟然被分别穿上了铁环,其中一只铁环上还挂着一面跟她脖子上

一样的金属牌,金属牌上的图形同盈盈脖子上挂的那片一样,也是一个女人正跪

趴在地上被一个男人鞭打。

  铁牌的背面好像是文字,但是由于我只看到侧面,所以看不清楚那上面到底

写的是什幺,可能这就是奴隶的标誌吧!

  她的两只大腿内侧也被穿上了铁环,铁环上连接着弹簧,弹簧的另一端勾住

了她阴唇上的铁环,使她的阴唇向两边敞开着。

  她的下体裏面还插着很多的东西,但是只露出了一个小小的头,使我猜不到

那裏面究竟是什幺. 最让我感到惊奇的是,这个女人居然没有阴蒂,在她阴蒂的

地方也穿着一只铁环,铁环上挂着一个小小的铜铃,看来我刚才听到的铃声就是

从这裏传出来的。这时我感到自己的阴蒂开始挺立起来,忍不住用手揉搓了那裏

一下。

  我猜想这个女人的屁眼两旁肯定也有两只铁环,因为我看到了铁环的两条边。

  盈盈让我在外面等一下,然后她就跟在那个女人身后走了进去。

  在那个女人转身的时侯我几乎叫出声来!她的屁股上有两个被涂成红色的大

字——家畜!这两个字深深地陷进肉裏,竟然是用烙铁烫出来的!

  看到这些我几乎昏过去,而且我证实了,她的屁眼两旁确实有两只铁环!

  门轻轻地关上了,但是并没有关严,我从门缝裏隐隐约约看到盈盈似乎正在

给那个女人磕头. 我凑近点想看清楚裏面的情况,但是门接着就严严实实地关上

了。

  我在外面焦急地等了很长时间,盈盈才走出来。

  「小绫,我带你进去吧,你可要好好表现啊!」盈盈一边说一边牵着我的手

走了进去。

  一直转过了好几道回廊,这才看到了裏面的样子。

  别墅坐落在正中,四周都是树木、花园和草地,设计得非常雅致。

  「小绫,以后的事要靠你自己了,要努力呀!」盈盈带我走进了别墅门口。

  门裏边站着一个赤裸的女人。这个女人同开门的那个女人身上的装置一模一

样,屁股上也烙着「家畜」两个字。

  「奴隶挨弄给女主人磕头!」盈盈看到这个女人就跪下去磕头,在跪下去的

时侯她拽了拽我的袖子,于是我照着盈盈的样子,也跪趴着给这个女人磕了一个

头. 看来我刚才隐隐约约看到的盈盈给开门的那个女人磕头的事并没有看错. 盈

盈磕完头后就乖乖地跪趴到了一边,一动也不敢动。这时我证实了自己原来的想

法,盈盈真的也是一个奴隶!虽然盈盈并没有亲口跟我说. 「你的名字是户川小

绫,对吗?」那个女人问我。

  「是的……」我低着头回答,莫名其妙地害起羞来。

  「那幺你跟我来吧!」那个女人穿过长长的走廊,把我带到了一间挂着「验

身室」牌子的房间. 不知道为什幺,看到这个女人我就感到一股威严,所以我没

敢站起身来,而是跪爬着跟着她进了房间,盈盈却没有跟来。

  房间裏面有两个女人,奇怪的是,这两个女人也都赤裸着身子,并且也在脖

子上围着长长的锁链,鼻子上也戴着盈盈那样的鼻具,她们的两个乳头上也穿着

铁环,根部被小夹子夹着。

  她们坐在椅子上,前面是一张桌子,桌子挡住了我的视线,使我看不到她们

的下体. 但是她们的身上的装置同带我来的那个女人身上的一模一样,看来这裏

所有女人的装置都是一样的。

  这样的景象使我惊呆了,我感到自己的脸开始热起来,下体的阴部也有些发

痒,但是我却不敢在这两个女人的面前再去揉自己的阴蒂了。

  她们一定也是主人的奴隶,我想。

  这使我更有了一种想要马上成为奴隶的冲动,我想要自己的下体也被安上那

样的铁环,我想要跪趴在地上接受主人赐予的鞭打,我想要被主人用铁链拴在某

个地方,我想要自己的屁股上被打上家畜的烙印……

  「户川小绫…给您磕头!」我不知道自己应该怎幺做,只好跪爬过去给这两

个女人分别磕了一个头. 我害羞极了,说话也显得磕磕巴巴的,磕完头后我就不

知所措地跪在地下,眼睛也不敢再看那两个女人。

  这时其中一个女人问我:「户川小绫,你是想要成为奴隶吗?」

  「是…是的,我非常想……」我紧张起来,小心翼翼地回答。

  「你是处女吗?」她接着问道。

  「是…是的……」我羞红了脸,低下头去小声地说. 「嗯,你拥有了做奴隶

的基本条件,就是必须美丽而且必须是处女,这两项看来你都拥有了,但是我们

还需要对你做进一步的检查,才能决定是否接受你做奴隶的申请,现在你脱光自

己的衣服,挺着屁股在地上跪趴好!」另一个女人说道。

  「嗯…是!」我对自己要脱光衣服早有準备,但是我毕竟是一个才仅仅十六

岁的小姑娘,并且从来没有在任何人的面前裸露过自己的身体,所以我的衣服还

是脱得很慢,并且我感觉到自己的脸在发烧。

  当我把自己的内裤也脱下来时,裏面的贞K带露了出来……

  「哈哈,想不到你还戴着贞K带!真是个天生的奴隶!」当那两个女人看到

紧箍在我下体上的贞K带时,都忍不住大声笑起来。

  贞K带闪亮的黑色皮革深深地嵌进了我的阴部,上面沾满了淫液,肉缝的部

份已经被坚硬的皮革磨擦得肿胀起来。

  「是,我…我一直戴着贞K带!」我小声回答,红着脸几乎把头贴到了地上。

  因为做奴隶的愿望在我很小以前就有了,所以我偷偷地去买了一条贞K带,

把自己的下体锁了起来,我觉得只有这样才能向将来的主人表示自己的贞洁,我

戴着它已经有好几年了。

  我日日夜夜都戴着这条贞K带,只有洗澡或拉屎撒尿时才把它解开,虽然这

会让我感觉很痛苦,但是这样可以避免我忍不住时用手去碰自己的下体,因为我

觉得自己的下体是属于将来的主人的,我自己没有权利去接触它。

  好几年来,我一次也没有用手去碰过自己的下体,即使有时候那裏痒得厉害

我也会儘量忍住。我想我的下体是属于主人的,如果我的手碰髒了它们,我就再

也没有资格去做奴隶了。

  「把贞K带弄下来,这裏是不需要戴这个的!哈哈……」那两个女人还在笑

着,这让我的脸羞得更红了。

  「是……」我按照那两个女人的命令取出了钥匙,解下了自己的贞K带,当

红嫩的阴部露出来时,我不由自主地用手挡住了它们,害羞地低下了头. 现在,

我把自己全部脱光了,我赤裸裸地屈膝跪趴在那两个女人面前,照她们说的高高

地挺起了自己的屁股。

  「请对我进行检查吧!我…我已经準备好了……」一种强烈的即将要身为奴

隶的感觉袭向我的全身,我跪在地上,这就是我即将要身为奴隶的证据。虽然要

跪在地上任由别人玩弄的羞耻感漫延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美小说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vmwxw.com/doushi/7162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

现在注册就送2000奖金